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谈黑格尔《法哲学原理》一书  

2009-11-12 13:22:27|  分类: 理论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格尔的《法哲学原理》中我们可以看出,同《逻辑学》、《小逻辑》一样,采取的都是三段式的方式。《法哲学原理》分为三部分,即抽象法、道德、伦理。这三个环节中,第一个环节都物种的法或权利,都在不同形式上和阶段上是更自由的体现,较高的阶段比前一阶段更具体、更真实、更丰富。正如黑格尔在该书的《序言》中指出的那样:“本书的前提是:从一个论题进展到另一个论题以及进行科学论证的那种哲学方法,即整套思辨的认识方法,跟其他任何认识方法有本质上的区别。”

黑格尔从意志自由来谈法,认为在抽象法的阶段,只有抽象的形式的自由;在道德阶段就有主观的自由;伦理阶段是前两个环节的真正与统一,也就是说,意志自由得到充分具体的体现。

然而,这三个大环节中,每一个环节又是由前一个低一级的环节所组成的。在抽象法中,分为所有权、契约、不法;在道德中,分为故意和责任;意图和福利、善和良心;在伦理中,又分为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在这些大环节下的小环节中,又由更小的三个环节所组成。每一个三段式中,都表现出肯定、否定、否定的否定这三个过程。而汉哲学正是遵循了《逻辑学》、《小逻辑》中的那种方法,因此,是十分严密的。

我们读了《法哲学原理》之后可以这样说,在黑格尔的思想中,实际上就是谈的普遍与特殊之间的关系。用这个关系解释他的国家学说实际上就是从具体对本身的肯定开始,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就被普遍所否定,最后普遍又被更高一级的具体所否定。在他的国家观中就是一个一个单独的人,他们有着不同的利己性,各自从自己的需要出发。但是,如果对这种不同的利己性进行自流放任,就会出现混乱。因此,需要对其进行否定,这就是建立国家、法律。国家、法律正是对个体利己行为的否定。但是我们又要注意,国家、法律对个体利己行为之所以能否定,就在于这种否定产生在个体的内部,即个体内部在肯定自身的同时,就包含有否定自身的因素。因此,国家、法律才从个体中产生出来,并且表现出了对个体的异化。随着国家、法律的产生,内部的自我否定因素又不断地发展着。这种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又出现对个体利己行为的第二次否定,即否定之否定。这种否定之否定就是个体利己行为与国家、法律的统一,这就是国家、法律为个体服务。

这是以特殊为起点,阐述他的肯定、否定、否定的否定这三段式。同样,也可以将普遍作为起点。在谈到国家权力的过程中,他就是将普遍作为起点,将国家权力分为立法权、行政权、王权。他认为,立法权是普遍的权力,行政权是指特殊的权力,王权则是单一的权力。从普遍到特殊,再到单一,就实现了他所谈的绝对精神。因此,也就体现出了理性。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种论述逻辑性十分严密。虽然人们认为黑格尔的哲学逻辑十分严密,但我们却看出,黑格尔关于国家与法的思想的不合理因素要远远大于他的这种合理的论证方式。最重要的就是把王权绝对化,看成是高于一切。他的思想同英国、法国的一些思想家相比,实际上是一种倒退。

我们知道,经过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欧洲社会从神权统治中解放出来,强调走向人的社会。而取代神权统治的则是君权统治。然而,在英国、法国,这种君权统治时间比神权统治在时间上则短得多,不过就是一、两个世纪。因为很明显,君权统治同神权统治相比,虽然是一个进步,但久而久之又对人性进行了压抑。因此,体现出了它的不合理性。这时,才出现了一些思想家提出恢复人的本来面目,而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的法国大革命前出现的那些启蒙思想家则公开地反对君权统治。如前期的孟德斯鸠提出“三权分立”学说,后期的卢梭则提出了社会契约理论。说到底,就是还政于民。这对一七八九年的法国大革命提供了一个强大的思想武器。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的确促进了法国社会的发展。

然而,处在封建制度的普鲁士王国由于比英、法等国落后,就难以接受这样的思想。但是,自从十七世纪英国平民革命的成功和法国一七八九年的大革命,以及拿破仑所建立的那个先进的制度对普鲁士的冲击,就使一些思想家感到这种制度非改不可,而黑格尔就是其中杰出的一位思想家。在英、法制度的冲击下,黑格尔认为,普鲁士的这种制度以渐进地变化为好,即经济上保护个人的私有财产,政治上实行君主立宪。但这种君主立宪又不同于英国的君主立宪。黑格尔认为,普鲁士的君主立宪应当是君王具有绝对的权力,这就是他国家学说中关于君权的单一性理论。实际上比起法国启蒙学者的思想就是落后。如他认为人民掌握国家政权是十分不合理的。他公开地说,民主政治是最坏的制度中的其中一种。

我们可以说,这种思想不仅比法国启蒙学者的思想落后。而且同中国儒家思想相比,也是落后。因为尽管儒家强调君王的绝对统治,但最终还是强调了“以民为本”,这就是“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我们读了《法哲学原理》之后还要说明的就是虽然黑格尔的体系是十分严密的。但要从他的思想中找出民主政治的思想是十分困难,并且比中国儒家思想还要困难。因为我们在读《清史稿》的过程中可以看到,清朝到了最后要进行改革时,仍然从孟子关于以民为本“的思想中找到理论指导。虽然这时已太晚了,并且没几年清朝就被推翻。但总是从中国儒家思想中找到了民主政治的因素。而黑格尔的思想中则十分难找出民主政治的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