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谈《皮佑选集》  

2009-08-26 13:54:58|  分类: 理论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国社会主义思想家让·雅克·皮佑(生于一八O八年,卒年不详)所著的《皮佑选集》由《既无宫廷,又无茅屋,或1840年社会问题原理》、《平等人的历史,或在人间建立绝对平等的方法》、《公有制不再是空想!对共产主义者审判的结果》这三篇文章组成。

皮佑的社会主义思想主要表现在这些方面,即反对国王的那种贪婪、残暴、专横。他认为,在这种制度下,总是把国王比作牧人,而把人民比作一群牲口。这就是把关系颠倒了。

在这部选集中,他特别反对的是僧侣和贵族这两个等级。皮佑把“领先社会制度占有别人所珍爱的和不许他觊觎的一些特权和荣誉”的集团叫做等级。他说:“各民族中间都有两个等级,即僧侣等级和贵族等级。”接着,他又谁了这两个等级之间的关系,这就是“僧侣和贵族由于利害一致,所以总是互相勾结的。他们一旦当权的时候,总是互相支持的。如果人民否认自己的法定主人的权力,僧侣就以天国的名义来咒骂他们。而这一武器通常总是较之其他一切可以吓唬人民的致命武器更加有效和更加可怕。为了使僧侣的神启和威信不受人民怀疑,贵族一乍到僧侣发出哪怕是一点极小的信号,也会拔剑杀人的自瘭心”的那个阶级就是资产阶级。因此,我们的任务是要改变这种制度。“未来的革命,那是不可避免的,决不应该步以前一切革命的后尘,在任何方面军都不应当凭借它们的权威……未来的革命有权走另一条道路,采取另外一些原则,使用全新的方法。”这就是说,要建设一个平等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人们“内部不许有上下、高低、大小、强弱、骄傲和温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之分,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不容许有奴隶主和奴隶之分;不管人们给这些不平等的阶级划分、给所有这些可恨的等级有什么样的名称”。在这样的社会中既没有富人的宫廷,也没有穷人的茅屋。每个人只要是为大众福利贡献自己的全部能力,他也就有权从社会上得到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他承认每个人在智力上有高低差别,在担任社会职务上也有繁简之分,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某一个人在满足肉体需要或精神需要上与人不同的借口或理由”。

这种制度如何体现出来呢?他认为公有制是这种平等规律的唯一真正体现。在这种制度下,“一切都归众人享用,谁也不许占有它,谁也不许滥用它。”每个人同样有权得到衣服和食物,“你的餐桌也就是我的餐桌,而我的炉子也就成了你的炉子。所有的儿童都受到同等的社会教育,大地上所有的生产口都归全民所有。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人类才真正达到了幸福的境界。”

很明显,在皮佑的思想中就是强调结果均等。而这种公有制、结果均等的思想被后来的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继承后,就变成了暴力共产主义。当把这种理论付诸到实践中去的时候,就使社会出现了一团糟,如在中国实行的人民公社制完全变成了空想加暴力。

从皮佑的思想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所处的年代是十九世纪,特别是他也参加一八七一年的共产巴黎公社革命。正是因为这样,才显示出了他的共产主义思想这时已不是理性共产主义,而是走向了暴力的共产主义。因为这不奇怪,当封建社会中出现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这对“孪生兄弟”战胜了封建社会后,必然互相之间产生矛盾、对立,只不过是在对付封建社会的时候表现出一致而已。然而,打倒了封建制度后,却是资本主义占了上风,即取得了统治地位,这时二者之间的对立就日益显示出来,而一八七一年的共产巴黎公社则是这种对立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从皮佑的思想中我们还可以看出,同所有的共产主义思想家(无论是理性共产主义思想家,还是暴力共产主义思想家)一样,所主张的社会主义思想同资本主义思想家是势不两立的。而资本主义思想家所主张的思想同共产主义也是势不两立的。这样一来,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大半个世纪中,资本主义就一直同共产主义处于对峙之中。然而,经过了至少两个世纪的对峙,二者谁也没有战胜谁,就使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今天具有着融合的趋势。当我们看到今天这种发展趋势的时候,回过头来看过去那些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思想家的时候便感到他们都是把问题太绝对化了。而这个问题在今天看来已失去了合理性。至于谈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合一,实际上我们照样可以从我国儒家思想中找到其依据,这就是中庸之道。事实上我们用中庸之道完全可以解释清楚这个问题。这就是说,今天社会的发展完全可以追溯到中国古代文化,也进一步说明了人类文化在总体上都表现出了一致性。至于用中庸之道融合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二者的关系,最重要的就在于,并不是在二者中间找一条绝对中间的道路,而是必须根据情况决定,这就是偏资本主义多一点,还是偏社会主义多一点,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