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谈费尔巴哈《基督教的本质》一书  

2009-09-09 21:02:09|  分类: 理论探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哲学家路德维希·费尔巴哈(一八0四——一八七二年)于一八四一年著的《基督教的本质》这部著作我们可以说,围绕着的一个中心就是关于人的问题。我们说,费尔巴哈的哲学是关于人的哲学在他的这部著作中突出体现出来。他的人本主义思想归根到底,就是人既是哲学研究的出发点,同时又是哲学研究的归宿。《基督教的本质》这部著作中他从人的本质出发研究基督教,同时也谈到了其他宗教。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他的思想中,无论基督教及其他一切宗教;也无论是一神论的宗教,还是多神论的宗教,归根到底,就是对人的本性的异化。在这部著作中,他着重在于把宗教说成是人的本性的异化。因此,也就把宗教观点和世俗的观点对立起来,认为宗教与世俗是势不两立的。

他的这个思想的确有着重大的进步意义。因为从人性出发,以人为本,反对的是一切反人性的行为。事实上就是这样。他所处的时代不仅欧洲文艺复兴已结束了三百多年,而且即使是法国的启蒙运动也结束了一百来年。而且一七九三年法国大革命对神职人员还进行了残酷镇压。这个时候的法国似乎成了一个无神论的国家,并且也影响到了欧洲其他国家。然而,无论是文艺复兴,还是启蒙运动,甚至是一七八九年的法国大革命,其结果就在于宗教并不是这些哲学家、政治思想家及政治活动家所想的那么简单,即在他们看来,宗教只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虚幻的反映,也是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歪曲的反映。其发展也不是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只要把其本性告诉广大人民,人民就会立即结束宗教信仰。翻开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欧洲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法国大革命对宗教那样压制、镇压,但仍然消灭不了宗教。在无奈的情况下,拿破仑上台后也只能同宗教进行和解,不过这个时候是人统治着神,神成了人的工具,而不是像中世纪那样相反。也正是这样,宗教信仰又达到一个高峰。面对这种情况,作为哲学家的费尔巴哈吸收了文艺复兴、启蒙时期一些哲学家、政治思想家的思想,对基督教及其他宗教进行了分析,从而认为一切宗教都是对人的本质的异化。这部著作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所分析的问题的确是透彻的。一个十分突出的方面就在于,认为宗教及宗教中的上帝是对人的异化,这种异化表现在是客体对主体的异化。在这部著作中我们明显地看到,他认为宗教、上帝等,都是人创造出来的,在同人的关系中,人是主体,而上帝则是客体。人创造了宗教及宗教中的上帝之后,宗教、上帝便反过来统治人。在这部著作中我们还可以看到,费尔巴哈认为,上帝从根本上讲,就是人根据自己的本性所创造出来的。当我们联系到中世纪神权统治下的欧洲时便可以这样说,这个时候的欧洲明显表现出了宗教对人的异化。同样,我们还可以看到,在费尔巴哈的观点中,宗教不仅是对一个一个的个人的异化,而且宗教的教义也是对世俗的规则的异化。以宗教(这里指的是基督教)中的上帝对人的爱和世俗的伦理道德中人与人之间的爱为例,他认为,前者就是对后者的异化。这种异化表现在宗教中的爱是世俗中的爱之反映。费尔巴哈关于人的哲学的思想就在于,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最高理念就是达到爱。这种爱就是消除一切偏见。事实上,在当时的欧洲并不是费尔巴哈一个人具有这样的思想。联系到法国作家雨果的《悲惨世界》,俄国作家托尔斯泰的《复活》,还有二千多年前中国儒家思想提出的“性善论”,等等。我们都可以说,是把人与人之间的爱当成了最高理念。费尔巴哈在这部著作中把爱看成是最高的理念,最重要的就在于他在哲学上进行了高度概括和总结,从而进行了他那种关于人的哲学,或者称之为人本主义哲学。

谈到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再看看费尔巴哈对宗教的爱和世俗的爱之间的异化关系的论述。在费尔巴哈的思想中,宗教的爱表现在对世俗的爱那种异化除了是来自世俗以外,最突出的就在于这种爱本身具有着矛盾性。例如在这部著作中费尔巴哈谈到,世俗的爱是最高的理念,宗教中的上帝对人的爱表现在是把一个一个的个人的爱当成了他的子民而爱他们。而对于异教,则当成了敌人。照这种方式推导下去,异教也是人创造的,信仰异教的当然也是人。由于他主要谈的是基督教,因此就认为基督教这边强调人与人之间的爱,那边则又把许多的人当成了敌人。从而表现出了矛盾,这就是宗教对人的本性的异化,即从爱异化成了恨。

费尔巴哈的这种分析其道理是十分深刻的。翻开欧洲中世纪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时候基督教在欧洲占统治地位,并且对异教徒及其不同于罗马天主教的基督教中其他派别的迫害,还有就是表现出对无神论者的迫害,都是表现出宗教对人的本质的异化,即人创造了宗教,宗教反过来压迫人。这些都说明了费尔巴哈这部著作对问题的分析是十分深刻的。因此可以说,是一部极其重要的哲学著作,在当时表现出了唯物主义、无神论哲学集大成的哲学著作。

但是,对于这部著作我们也有不同的看法,这就是他对问题的分析太绝对化了。他只讲宗教与世俗之间的对立,只讲异化,而不讲二者可以同一。在他的这部著作中,他把宗教说的一无是处,世俗与宗教表现为势不两立。只要我们根据今天社会的发展就可以这样说,宗教其本质并不是像费尔巴哈及一切无神论思想家(也包括了马克思、恩格斯)所想像的那么简单。如果宗教真的就是他们所说的是精神鸦片、对客观世界虚幻的、歪曲的、颠倒的反映,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宗教也就不断地消亡,那岂不是今天早就没有宗教吗?但事实上今天信仰宗教的人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在数量上、比例上都在增加。这就说明了唯物主义、无神论对问题的分析是过于简单和武断。而费尔巴哈这部著作中的思想的确值得我们深思的就是对他的思想我们表示了异议。

如何克服这种缺陷呢?还是我们一贯主张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的互相调和;科学与宗教的互相补充。同时宗教思想与世俗思想也应当互相补充,取长补短,这样才能促进发展。

不过从总的方面讲,这部著作的方法是非常可取的。最重要的就在于注意到了客体对主体的异化,上帝对人的本质的异化。后来马克思从经济的角度上进行分析,谈到货币、资本……对人的本质的异化,提出了他的阶级斗争理论。因此可以说,马克思与费尔巴哈表现出了一脉相承。我们关键在于克服其缺陷,如马克思沿袭焉的货币、资本对人的本质的异化所产生出来的阶级斗争理论,我们将其改造为产生异化后,如何调和阶级关系就使这种哲学方法更为积极。联系到政治问题时也是这样,无论什么样的社会,也都存在着一个权力对人的本质的异化问题。我们承认这种异化就在于调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使对立面互相融合。而今天我们提出的社会资本主义和资本社会主义,正是我们承认客体对主体异化的过程中,如何对两个对立面进行调和。费尔巴哈、马克思所强调的异化是使对立的双方对抗到底,而我们用他们的哲学方法,则是使对立的双方如何走向融合,这同样也是符合中国文化发展的趋势。

  评论这张
 
阅读(135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