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我国当代哲学家、政治思想家张一兵  

2011-06-24 10:29:22|  分类: 人物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张一兵(异宾)先生只见过一面,即1981年4月间,后来多次通过书信来往。他当时是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我是厦门大学哲学系学生。他来厦门大学是因为他攻读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特别是要写研究列宁《哲学笔记》(《列宁全集》第38卷)的论文。因为当时全国大学哲学系研究列宁《哲学笔记》的人很少,而我的老师、厦门大学哲学系商英伟教授却是全国屈指可数的研究列宁《哲学笔记》的专家。因此,南京大学哲学系便介绍他到厦门大学专门听商英伟教授讲列宁的《哲学笔记》,正好商英伟教授当时也在给我们上这门课。张一兵先生来到厦门大学哲学系听课时就插在我们班上,而且又住在我们宿舍。这样一来,我们每天都可以在一起交谈。交谈中我们感到谈的很投机,因为我和他的情况差不多,父亲都是军队干部,都是从北方征战到南方的(他是山东省茌平县人,我是陕西省华阴县人,他父亲从北征战到南京,我父亲从北征战到福建)。我们都当过兵(当时我早已从部队退伍了,1978年考入厦门大学哲学系。他当时还是现役军人,并且在1980年初已经从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回到部队当了基层政工干部),而且我们当时都是当的小兵(因为那个年代部队子女当兵总是优先一点)。

       同他交谈的过程中最兴趣的莫过于哲学方面的理论。可以这样说,是他给了我许多的启示使我今天认真地思考着许多问题。他因为攻读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史,而且重点又是列宁的《哲学笔记》,因此,在攻读的过程中对我谈了他的许多认识。其中之一就是马克思逝世后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他说,实际上马克思和恩格斯到了后来有一定的分歧。这就是说,马克思坚持的还是原来的革命暴力理论,恩格斯则有点改良。他特别对我说,马克思主义传入到俄国后,俄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坚持的就是恩格斯那条线。列宁后来与普列汉诺夫的分歧就在于还是按照马克思那条线走下去。再由此推导下去,恩格斯逝世后,被称为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伯恩施坦等人实际上就是按恩格斯那条路线走下去的。当时我国进行改革开放已经有几年了。改革开放中不仅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而且在思想文化方面也引进了国外一些积极的思想,其中之一就是1979年左右就开始同1963——1964年中苏论战时期那些被称为“修正主义”的西欧各国的共产党的关系有所松动。1980年当时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贝林格到我国访问,并在北京大学进行了演讲。后来出版了二战之前意共总书记葛兰西1937年因反对墨索里尼法西斯统治,被逮捕后关押在法西斯监狱中写的《狱中札记》,还有就是翻译了匈牙利理论家卢卡奇的《历史与阶级意识》。这两部著作在我国出版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人们认为似乎西方马克思主义、欧洲共产主义有着十分重大的积极性,并且有着可取之处。因为作为欧洲共产主义的鼻主葛兰西和他所著的《狱中札记》,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鼻主卢卡奇和他著的《历史与阶级意识》其中之一就是主张社会主义的多元化,即在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多党制和多元化政治。在同一兵先生交谈时他说他已经读了卢卡奇的《历史与阶级意识》,而我却是1993年才读这部著作的。从这个时候起,对他所谈的一些问题我就进行着思考。经过多年的思考又使我联想起许多的问题,但对他所说的马克思与恩格斯后期的一些分歧并没有更多地思考。然而,1989年的北京风波后却使我再一次冷静下来,规定自己必须读大量的书,这个时候我先从《马恩全集》(共50卷)重新读起。而读的过程中却发现一兵先生谈的马恩后期虽有所分歧,但总的方面是一致的。这种一致性并不是暴力与改良上的分歧,而是他们二人在巴黎公社失败后都主张坚持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的前提下,可以通过合法斗争,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这就是说,他们二人这个时候都在考虑着能否通过和平手段在资本主义国家实现社会主义。马克思逝世后,恩格斯对这个理论进一步发展,恩格斯逝世后伯恩施坦等人又予以了发展,从而完全放弃暴力革命,主张“和平长入社会主义”。

       想到这个问题后又使我结合所读过我国《二十四史》和《清史稿》、《资治通鉴》、《四书五经》,还有许多西方哲学、政治、历史、经济方面的专著,特别注意到了儒家的中庸理论,即《三字经》中谈的“作中庸,子思笔;中不偏,庸不易。”因此便认为,似乎第二国际的社会民主主义可以用儒家的中庸进行解读。因为很明显,第二国际的这种主张是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走一条中间道路,而且今天欧洲那些国家几乎都在走着这样一条道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提出了“社会资本主义”和“资本社会主义”(实际上社会资本主义并不是我提出来的,早已有人提出来,我提出来的是资本社会主义)。这就是说,我认为社会资本主义始终是资本主义,并且以资本主义为主,社会主义为辅。资本社会主义始终是社会主义,以社会主义为主,资本主义为辅。这就是说,今天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进入到后社会主义和后资本主义了。后资本主义就是资本主义走着社会资本主义的道路;后社会主义在于社会主义走着资本社会主义的道路。经过这样联系便可以说,这不正是马恩后期的主张吗?而我的这种想法正是当年和张一兵先生交谈中所得到的启示。

       这里要说明的就是张一兵先生的治学严谨,特别是在研究的过程中表现出有个性的学术创造;防止学术边界硬化;学会放弃自己。今天他又提出了“后马克思”研究,说明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必须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地变革。现在张一兵先生是南京大学的副校长、党委副书记,他带了许多的博士生,桃李满天下。在带博士生和博士后研究生的过程中还继续给大学本科生上哲学原理课,充分说明了他的那种敬业精神。据说他又将出任武汉大学校长,如果这一消息准确,相信武汉大学在他的领导下一定会成为世界级的一流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