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刘亚洲致广大网友公开信 (参考)  

2011-07-15 10:34:24|  分类: 人物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应是刘亚洲将军所写,辜妄看之

刘亚洲  
尊敬的广大网友: 
您们好! 
关於网友们对我本人的议论,我大致已经了解了。虽然有人说我这样那样,我还要向他们道谢一声,我要衷心感谢他们对我文章的支持或批评。支持我文章的人,我希望他们不要吹捧,我承受不起,批评我观点的人,我还请他们多拿前辈的精神来鼓励我,以免我忘了革命的根本。原来我曾说过的,知音太少,对於那些糊涂的人,不要跟他们去说,以免多费口舌,现在看来,有必要澄清一些东西,让大家明鉴。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是军人,我对战争是有选择的,我有权选择战争,无权选择命令。看来有好多网友对於我的观点似乎有很多不同见解,现在我要说明的是,观点不同可以商榷,没有必要为望文生义,把此类慎战的观点与卖国扯上钩。我对战争有所选择,我是要选择合乎我们国家战略利益的战争,象两伊战争那样的战争,我会去选择吗?象伊拉克侵略科威科的战争,我会去选择吗?象海湾战争当中与美军直接对抗的战争我会去选择吗?我要选择的战争,必然是代价最小,收效最大的战争,我不会选择不作充分准备就贸然进攻金门的那类战役,更不会选择没有胜算而导致战略失误的战争。我是军人,服从命令是我的天职,只要是中央制定的作战命令,我们不能违抗,军令就是战场的号角,没有它,我们将是一盘散沙,所以我们在战争决策未作出来之前可以选择,在战争决策制定以後,就不能各行其是,坚决执行。 
第二,我对美军的介绍和思考,是要让我们所有的人真正地认识到美国的实力,世界上只有一个刘亚洲,说上几句美国强大的话,掀不起什麼大浪,民主的讨论环境下,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任何事物都都有两面性,认识到美国的强大,才能在其强大当中找到缺点和不足。说一棵大树很强大,不等於这棵大树就坚不可摧,我们之所以说它强大,就是因为它的强大必然会使它毁灭,大树必然会被雷击倒,大树必然会被砍倒下来做为上等木材,大树必然会枯萎腐烂。美国就是一棵大树,栖息在这其中的猴子很多,只要树一倒,猴子就会跑得一乾二净,所以美国是首,这“首”非斩不可。有些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容易首鼠两端,一听到有人说什麼,就会固执地认为别人就会走那个极端,真正的走极端还是出在自己身上。 
第三,有些人很喜欢拿我的出身说事,这很好,出身论在文革害死了不少人,在当前这种政治氛围中,这种死嗑出身的做法到底有什麼企图不得而知,必然地令人不屑拿这说事,所以,一句话,如果这样讲出身的话,那麼要打倒的将是一大片,精英误国论只能使社会走向两极分化而毫无用处,否认精英与社会大众的和谐共处是非常危险的,有人在挑拨矛盾,其用心是很险恶的。很多事物不论其大小贵贱,都在发挥著其不可缺少的作用,只强调一面而忽视另一面非常偏激。所以我向来反对拿出身说事,多点务实精神,少点空谈,谈这些没有任何用处,只能徒增不稳定因素。 
第四,看我的文章,如果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得出个什麼结论,这很可笑。至於那些臆断捏造,不屑与谈。我没有网络上发什麼文章,至於文章流落到网络上,造成的影响与我事先并不知道。作为一名高级将领,说了什麼,只要问心无愧,也就没有任何必要与网友展开讨论,讨论的东西往往涉及国家机密,没有必要在网络上去洩密,向敌人通报。敌人对我的行程一向高度关注,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央的密切关注之下,讨论这些事情远非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所能考虑。以讹传讹,胡编乱造的东西不少的,就像是李逵刚出生,李鬼也跟著落地一样,建议广大网友把我在书报上的原稿拿来仔细读一读,那几篇文章连起来一读,基本会会得出个大概。 
第五,关於本人的发言权问题,军人、党员都是人民的一员,那有不容得军人、党员思考战略问题的?宪法明文规定的东西大家都去遵守,这没有什麼值得指责的。军队的内部纪律,那是用来约束军人不去洩露国家机密,至於国家机密,是不能公开的,公开了就是犯罪。我作为一名高级将军,什麼是国家机密,我心中非常清楚,哪些话该说,哪能些话不该说都有军队纪律约束著,这不用其他人来提醒。什麼是国家机密,不是由某个人定的,军队的纪律规定得非常清楚,这些就像法律一样,明确规定了军人对外发表言论的限度,目前我给大家好像造成一个错觉,仿佛我在违反纪律一样,实际上要说话哪有那麼容易,一丝一毫都不能越界,广大网友根本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至於那些攻击我的人,有著各种各样的目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们所做的事情恐怕是不为了国家,而是为了自己。网上的攻击显得很幼稚,作者大部分是些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涉世不深,易轻信人言,做事缺乏严谨细致的精神,思想上陷於极端,加上年轻气盛,说出的一些过激的话尚可理解,其中掺杂著些以“左”的面目出现的的人,他们口口声声“左”,实际上是“以左行右”,以攻击我换取自己的一些不可告人的利益。我希望类似於“文革”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在中国的网络上。近来攻击我的声音是有一些的,现予以澄清,以理示人。 
                                                         刘亚洲  
                                                         於二○○五年十月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