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梅香萦绕 【银魂同人(银土,隐高土)】  

2012-02-25 19:18:55|  分类: 女兒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http://user.qzone.qq.com/119395788/blog/1330087795梅香萦绕 【银魂同人(银土,隐高土)】 - 冠豪 - 我的博客

 

梅香萦绕  

   水无月①之初,梅雨绵绵持续了几个星期。潮湿的空气包裹着被大雨浸泡的有些发霉的城市,散发着些许令人作呕腐败的气息。

   雨季的夜晚都是一样罢。

   无论歌舞伎町或吉原。花街游廊男女的饮酒作乐嘻哈调笑声,街头醉汉的疯言秽语,以及暗巷深处的偷偷暧昧,混合着淅沥的雨声,喧嚣不绝于耳。

   却也倍感熟悉。

   银时游荡在吉原的街道,青石路面在雨水的洗涤下反射着冷冷的幽光,石板的接缝处禁不住时间的流逝松动参差,攒积的泥水,在路人的鞋底触碰将时,发出啪啪声响,又在脚步抽离至,眷恋似的连带出滴答滴答。银时拂了拂淋湿的头发,使得那原本微翘的白色自然卷发变得好像某人的黝黑直发乖巧的垂散在脸颊边,眉眼前。

   错觉中烟蓝色若隐若现。

   “客人,雨下的这么大,进来避避吧~”耳边传来魅惑的游女声。侧目,格子之后果然是一脸粉黛,浓妆艳抹。目光顺着向上,二楼的窗口灯光照亮浮动着的紫色衣摆,金黄的蝴蝶飞舞其间,纠着丝丝青烟飘渺。呵呵,也罢。那就进去歇歇脚,顺带看望一下故人啊。银时平日里混沌的被调侃为死鱼眼的红眸闪过了凌厉,转瞬熄灭。不过嘴角的微笑还是暴露了他的大好心情。

   有时下雨也不是件坏事哟~

   习惯性的抠着鼻孔,右手自然的接过对面有着薄茧略显纤细的手递过的毛巾,干燥带着36.5℃的体温适中。胡乱的擦拭下湿发,银时懒懒的撑着小桌,微眯缝的眼角带着暖暖笑意,黯红直勾勾贪婪的打量着那个看似不耐烦却又不得不正坐在面前的美人。百看不厌。宝石蓝色的和服镶绣着大朵的白牡丹,不似平庸的妖娆,——反而更衬自己白色和服上的天蓝流水纹路。孰不知掩藏其下堪比太夫的白皙肌肤有着结实的肌理和惊人的爆发力,那常年厮杀不绝的双手即使久未握刀,苍劲依旧,如常紧蹙的双眉。除却那湛蓝的瞳眸里不安的情愫流动,少了一贯的烟雾缭绕,真真

   ——土方十四郎。

   如假包换。

   银时想起假发——“不是假发,是桂。银时,土方在高杉那里。”这不终究还是找到了嘛~高杉又奈我何!

   “多串……”好久不见,阿银我好想你啊~银时喃喃开口,后面的话却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好在,

   “谁是多串啊!自然卷混蛋!!”土方的暴跳已经习惯成自然的脱口而出,全然忘记了自身处于何地。等反应过来看到银时那得逞小人相的笑脸无限放大在眼前,土方只能难堪的别开脸去,紧抿双唇,眼神飘忽,打定主意漠视那红色灼炙的视线。独独抛下热切期盼慢慢冷却成失望。

   时过境迁,我们已经没法像从前那样了。

   侍女及时端上的酒水缓解了尴尬的氛围。斟酒的身躯细微的战栗,额上涔涔冷汗。眼前斜靠在窗沿边的白发男子现今一副颓废的大叔样,神情慵懒,教人不敢相信早前他进门时踹断的门楣,坯坯的笑语,“告诉高杉,我要见土方十四郎。”一字一句,冰冷的命令,全无笑意的赤目,散发着狰狞的杀气,犹如夜叉下界。惊得众人瑟瑟发抖。前后判若二人,但仍是心有余悸,小心翼翼,生怕出错招惹来杀身之祸。

   土方似乎看出了小侍女的惶恐,于是使了个眼色,让她退下,自己端起酒瓶娴熟的替银时的空杯缓缓注满清酒。待银时悠然喝完,又继续添上。细颈的酒瓶和低矮的酒杯在晃动的烛火中倒影在墙上朦胧,拉出纤长的形体,映衬着一语不发,心事满怀的两个孤单身影。你来我往,杯盏之间仿佛隔世梦魇。

   隔壁传来歌舞艺伎合着三味线的音调,幽幽唱出“恋情未露人已知,本欲独自暗相思。②”涟漪一圈圈散开,化作无上温柔。

   光阴在于此刻已然凝滞,柔情流转于眼唇之间。

   初夏的季节,夜色如水。屋中却有着浅浅的白梅花香,静悄悄遮掩依稀呛鼻的烟草气味。银时寻味的四处张望,扎入视野的是上好的烟丝、烟袋散放在阴暗角落。毫不张扬,却深深刺在银时的心坎,鲜血淋漓。

   “只是用寒冬采集的白梅制作的香料而已。”知晓银时的好奇,但刻意忽略眼望的方向。土方淡淡的声音没有了原本的嚣焰,多了分平稳沉寂。银时想不通,猜不透。土方的心里现在到底有何感悟。

    明明在来之前碰上了真选组土方以前的手下,叫吉米还是山崎?无所谓的称谓。“旦那,副长他是有苦衷的,你别怪他。”何尝不懂土方最在意的事就是保护真选组,保护那个大猩猩近藤。反正早已明了在他心中所处的位置,却还是在得知一切后,忿忿不已。再过后是悲由心起,难道阿银我就不能让你依靠?难道就如此不值得信任?最终仍按捺不住思念的情绪潜滋暗长,找来了,嗅着了,见到了,触摸了。却宛如做了个冗长冗长的梦,醒来已记不清过往惆怅。

   黯然,竟不知从何而始。

   想要把那些细枝末节都铭刻于心,生气时锁住的眉眼,骂人时火爆的脾气,悲伤时寂寞的神情,开心时绽露的微笑,缠绵时低沉的嗓音。原来,土方的一切历历在目,以至于彻夜难安,回忆缱绻不眠。

   所以,从今往后再无牵绊。

  “总一郎叫我代他对你说‘土方桑,副长的位置就交给我了,你还是快去死一死吧。’”银时饮完杯中最后一滴酒,起身时记起了冲田的话,“其实他是想你回去的。”后面半句银时咽回了肚里,说了又能怎样,依旧不能改变土方的倔强,只会让他更加苦闷,处境更加艰难。

  “总悟那个混蛋,看我回去……”为啥土方激气起来就口不择言呢。琢磨不清的性子。银时无奈的晃晃有些醉意的脑袋,酒醒却漏过了土方垂下的眼帘溢出哀伤失落。

   只是想要保护大家,结果总不能皆大欢喜呐~

   银时拉开纸门就瞥见高杉晋助抱着双臂倚在门旁,还是那副意决毁灭世界的癫狂模样不变。紫裳金蝶,绿琉璃独瞳,缠绕的白色纱布,叫嚣着疯狂的妄念。“十四是不会和你回去的。”自负满满。没人告诉他,有多讨厌!

   银时的左手指甲深陷纸门边缘的木框中,铮铮留下五个指印,试问,此又是否烙在了土方十四郎的心上?对高杉不予多加理会,否则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克制住急欲发泄的怒火。银时不想让土方难做。

   也不想破坏土方竭力维护的安宁。

   寂寞花开。

   隔壁的三味线悠扬回荡,何人在吟唱“深情隐现眉宇间,他人已知我相思。③”

  “银时……”急切的,伴随着追出一半的脚步声,欲言又止,土方那独有的低哑声线,隐埋着情动的颤音。高杉黯绿的右眼愈加深邃。银时停下仓惶出逃的脚步,抬手挠挠银白色蓬松的乱发,顺带对着身后挥了挥,口唇张合之间,有谁听闻那细小的喉音?高杉发现银时那出门时还是呆滞木然的,犹如丧失信念的眼睛豁然明亮,就像当年的白夜叉回来了。

  “高杉,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啦~”打着哈哈,银时心境极佳,步伐稳妥,头也不回的迈出门去。轻风初旋,引着白梅香气四处弥漫。剩下高杉一人,心绪难平。

  “じゃね。④”

   果不其然,无可奈何!世人皆叹,

   哟~~⑤好一捧白梅清香啊!


  

                              ——【终わり】——

注释——

 ①水无月即阴历六月。现今七月十日左右。

 ②③均出自《阴阳师》

 ④じゃね——回见

 ⑤请发第三声,拉长尾音读哦~

 

于是在下也腐一下啦~哈哈~

梅香萦绕 【银魂同人(银土,隐高土)】 - 冠豪 - 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