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1969:中国革命媒体如何应对美帝登月成功  

2012-08-27 12:01: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1969:中国革命媒体如何应对美帝登月成功 - 翟华 - 东方文化西方语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1969:中国革命媒体如何应对美帝登月成功 - 翟华 - 东方文化西方语
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特朗那样提心吊胆,但是到了梯子最后一级要跳下时,也像阿姆斯特朗那样有点犹豫。 阿姆斯特朗指引奥尔德林走下梯子,并教他怎样走下。阿姆斯特朗说,月球的土壤看来在某些地方比另一些地方硬。尽管如此,他还是以惊人的轻松向各个方向行走。 他们似乎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首先开始收集月球石子和石块,通过装在他们头盔内的麦克风边收集边形容这些石子和石块。 仍然架在登月舱上的摄影机发回了一个白色的月球的图象,背景是黑色的,有一条斜的地平线。 电视观众可以清楚地看到登月舱的一条腿,两名星际航行员幽灵似的在他们的登月舱附近徘徊。 两个人在月球土壤上插上了美国国旗。然后他们大声朗读了他们从地球带上去的金属牌上的词。 阿姆斯特朗说,“非常细的粉末。很难辨别究竟是泥块还是岩石。” 两个人接着把他们的摄影机固定在离登月舱大约二十米的一个三脚架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背景中的登月舱,同时可以看见在前面有一些窟窿。这些窟窿看上去像一些小的寰形山,但是由于有阴影,无法清楚地辨认。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似乎以惊人的轻松走步以及作小步跳跃。他们的行动好象是在慢动作电影中看到的那样。 两名星际航行员都证实,在月球上是有可能行走的,而不用被迫像袋鼠那样跳跃。 星际航行员的能见度看来良好。阿姆斯特朗告诉休斯敦,他发现了一些呈现红色的岩石碎片,好像是含有云母。 他说,到处都有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尤其是在一个小寰形山的底部。 在地球上,电视观众就像是坐在第一排位子上一样,观看了星际航行员在二十五万英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上创造着历史。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经过一番短暂的挣扎在月球土壤挖旗杆洞之后插上了美国国旗。 两人在尼克松总统通过同白宫的直接挂线跟他们通话时暂停了活动。 这里的空间中心不断地让呆在指挥舱中的“阿波罗—11号”第三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知道他的同僚的活动情况。 星际航行员的医生贝里大夫说,他们的情况良好,没有出现疲劳的迹象。 两人至少收集了二十七到二十八公斤的岩石标本,他们将把这些岩石带回地球进行分析。 这些标本放在塑料袋里,这些袋本身将隔离在密封的金属容器内。 与此同时,另一名星际航行员柯林斯继续在母船“哥伦比亚”中在六十九英里上空围绕着月球转。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
    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彻底地检查了登月舱,并且拍摄了照片准备带回地球。他们报告说“没有反常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现象,”但是说登月舱的四条腿在土壤中“陷入的程度非常出乎意料的浅。”阿姆斯特朗又说,陷入“最多三英寸。” 他们在离登月舱约二十四米处放了一个地震计。这个地震计将记录下月球上甚至非常微小的颤动,设置这个地震计是这两个人登月飞行的主要任务之一。这个地震计如果不能工作两年,至少也能工作一年。 阿姆斯特朗报告说,在登月舱周围的土壤中,有非常大量的寰形山。他说,这些寰形山好像“炮弹打出来的”洞。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星际航行员利用了一个装置测量了“日射微粒流”:这是一块铝片,可以捕捉粒子,在星际航行员回地球时带回分析。
    他们还把一个探测棒钻进月球表面土壤以下取样;并且设置了一个可以工作大约十年的莱塞反射器,这个反射器将精确地测量出月球到地球的距离。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零六分,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报告说,这个反射器已经在工作。
    在格林威治时间五点十一分,两人回进了他们的登月舱,关上舱盖,并且立即给座舱加压。他们带回了他们的取样和粒子收集器。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呆了两小时零十分钟,奥尔德林比他少二十分钟。
    在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进入登月舱之后同地球中断联系时,曾有过一些令人焦急的时刻。
    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一位发言人说,联系中断是在星际航行员重新联接登月舱上的主要无线电发报机时发生的。
    联系几乎立即恢复。

世界登月第一人阿姆斯特朗逝世,上了人民网的首页: 当年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功登月的那些天,《人民日报》完全沉默。在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次日,人民日报有关美国的消息是“备受种族歧视、阶级压迫和剥削的美国黑人群众,掀起了日益高涨的抗暴斗争浪潮。” 虽然《人民日报》没有任何报道,但是革命干部可以读到的内部刊物《参考消息》并没有漠视这项人类最伟大的成就。对于中国官方媒体的沉默,在1969年7月24日的《参考消息》第一版上,还以“外电注意中阿等未报道‘阿波罗--11号’消息” 为题作了报道: 【合众国际社伦敦二十二日电】四个国家的政府昨天不让它们的占全人类四分之一的人口知道人类登上月球的事。这个行星上的很大一部分——共产党统治的亚洲——受到了封锁。东欧也有一小块地方实行了封锁。亚洲的共产党中国、北朝鲜和北越以及欧洲的阿尔巴尼亚不让他们的八亿多人民知道这则人类最大成就的消息。 阿姆斯特朗这个名字作为美国宇航员登上《人民日报》已经是16年以后的1985年1月27日(“移居美国的科学家的作用”一文,提到“当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乘“阿波罗”11号登月舱在月球表面徐徐降落并迈步走向月球表面时,美国宇航局地面指挥中心的负责人特别指出:‘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足迹吗?这是冯·布劳恩的足迹。’” 不过,当年能够读到《参考消息》的革命干部,对于美帝登月还是了如指掌的。1969年7月23日第三版对阿姆斯特朗登月成功做了详细报道: 【法新社休斯敦七月二十日电】美国星际航行员阿姆斯特朗今天成了第一个踏上月球的人。 阿姆斯特朗在他的左脚踏上月面后摇摇摆摆地开始行走,但是信心逐渐提高,他首先是仔细地视察和拍摄把他和奥尔德林从围绕着转的指挥舱送往月球的登月舱。 他兴奋地报告说,他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在月球尘土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说,月球土壤是地道的火山质土壤。他对能够不费力地走动感到惊奇。他喊道,“这也许比在六分之一引力的模拟状态中行走容易。” 阿姆斯特朗在试走他的头几步路时告诉空间控制中心说:“我的脚只陷下去约八分之一英寸,我可以看到我在月球的细砂粒中的脚印。 阿姆斯特朗从月球拣了一块石头,把它放进了他宇宙服的一个口袋里。 在二十一日格林威治时间三点十四分,奥尔德林也到了月球表面上同阿姆斯特朗一起,奥尔德林爬下梯子时不像阿姆斯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