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保卫语言  

2012-09-19 15:1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王开岭《保卫语言》
  ——世纪之夕断想

 

                                词语有其自身的力量,正是词语创造了一个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

                                                                                               ——(波兰)米奇尼克

 

这是一个被物质和精神累垮了的世纪,一个思想与行为最密集、最吊诡的世纪;一个理想最亢奋也最沮丧、最高尚也最卑鄙的世纪,一个广场和战场、喇叭和子弹使用率最高的世纪……

同样,也是一个总在争吵和力图消灭争吵的世纪。语言累了。因说得太多或言不由衷,语言真的累了。它多想休息,多想静下来——停止持久的激动!

然而这不可能。

时至今日,在涉及人类幸福与安全的问题上,两个焦点最惹眼:生态环境与核武器。一是生衍,一是毁灭。“生”与“死”就这样喋聒不休又并行不悖地纠葛一起。但争吵起来并不困难,政治家会说:“威慑是和平的保障,核武器的最大用途即让核武器毫无用途。”多神奇的辩证法,听起来舒服极了。可这只是语言上的胜利,问题仍是那个问题,它纹丝不动,如司芬克斯的石头谜语。

凡有语言的地方,逻辑便像杂草一样丛生。语言总要为主人的利益服务,语言总能超渡人遇到的一切困难和麻烦——虽然它不负责解决这些麻烦。

没有真理,但人人都在认真地追求真理。认真只是副面孔,但时间长了,面孔也有实体的意义。

 

2

语言是这样一种器皿:既可托举思想与文化,亦能腌制卑污与罪恶;既可盛放道路和鲜花,亦能蛰伏陷阱和坟墓;既能诉说光荣与梦想,亦可藏纳堕落与恐怖;它不仅被用来讲述人的历史,也参与腐渎和消灭人的历史;不仅许诺了种种美好,也通过蛊惑、煽动、篡改、欺骗——做各种勾当。

它太显赫了,有了它,人类才得以确认并解释自己。它体质太虚了,轻易即被挖成掩体,或枝条般被绾成桂冠。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是个叹息。语言的变幻诡秘,使其看上去像一种招数、一套剑法、一树谎花、一道可疑的布阵……就像那个“矛与盾”的寓言,人总置身语言的妖娆与险境中。

语言的不幸在于,人皆可搬动它,参与它的构造。形形色色的话语,附着形形色色的心思涌入世间。语法,只适用于心有法度者,正如道只适于有道之人。

所有积极的说话和写作,都须从承认语言的神圣法则——理性逻辑开始。

 

3

20世纪的人已亲眼目睹了:作为一个民族最具文化主权性和基因标识性的语言,一旦它的神圣元素、逻辑程序和内在结构——遭到了恶性政治的侵介,被战争寡头、野心家、独裁者所操纵,其情形就像电脑染上病毒,混乱的规模和可怖程度远非杀伤性武器可比。

所以,我们有必要一再被提醒:保护好自己的脑仓多么重要!保护好自己的语言系统——检索并拒绝使用有毒和被污染的因子(概念和逻辑)——多么重要!应以对待水、空气、蔬菜的警觉和纪律,对待它。

一个时代结束了,最需要整饬、清理的便是语言垃圾。比如80年代以来,我们取消了“修正主义”“牛鬼蛇神”“批富揪资”“大毒草”“最高指示”“誓死保卫”“一句顶一万句”“永远正确”“阶级斗争”“凡是……坚决拥护”“资产阶级自由化”“毫不利己”……同时诞生了“生产力”“小康”“个体”“下海”“资本”“民营”“人权”“公民”“市场经济”“民主法治”“私有财产”……

语言环境就是生活环境,语言体征就是社会体征,语言遭遇就是人的遭遇

时代的特征和主题最先凸现在语言上,一个拥护时代的人须从拥护时代的语言开始。同样,一个真正的爱国者,也须从维护母语的纯洁、健康、自由和尊严开始,正如都德在《最后一课》中告诫孩子的那样。

语言的遭遇折射着一个民族的骄傲与屈辱、忧愤与劫难、光荣与过失。但污染过的语言,像煤屑渗透的积雪,其分解和净化往往极慢。时至今日,仍有多少生病的逻辑、句式、语态,为我们朗朗上口而浑然不觉呢?

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寓所。

海因里希·伯尔说得更好,“更为重要的是,在一个适于居住的国家里,追求一种适于居住的语言。”

 

                                                                                                                             作于 1998年11月

(注:建议将本文和本博客中的《关于语言可以杀人》《“我比你们中任何一个更爱自己的国家”》《是“国家”错了》《杀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等结合来读,下有链接。) 

 

(本文收入被多省市列为试验教材的《新语文读本》高中卷2。钱理群、王尚文主编,广西教育出版社。同时收入的还有《精神明亮的人》一文)

保卫语言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保卫语言 - 王开岭 - 王开岭的博客

(王开岭散文随笔选集《精神明亮的人》和汇总作者20年主要作品的五卷文集《古典之殇》《精神自治》《跟随勇敢的心》《当年的体温》近由书海出版社出版,其中《激动的舌头》因特殊原因受阻未果。详细信息可查阅当当、卓越、京东等。感谢网友问寻,一并敬告)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