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鞍山二十名检CHA官群殴五名刑JING的背后  

2013-01-29 18: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发布的鞍山检察院20名干警当街殴打5名刑警的视频,刚发布一天其点击数就超18万,目前网友们正在疯狂转载点评中。(优酷网址如下:http://i.youku.com/dew1972927)(网易视频现在也有直播)

              作为一个老新闻人,关心的不是新闻本身,而是新闻刊发后引发的成千上万的评论。在评论中,有的网友称之为“狗咬狗”,有的觉得“警察平常器张霸气,有人来杀一杀威风也好”,有人觉得“个别地方从事政法的人素质低下”,有的人说,是因为“他们多数都是当地的豪门大户里的子弟,否则没关系进不了政法队伍,平常恃强凌弱惯了”。当然还有一些较理性的声音,如有人说:“公安有问题让检察院监督,检察院有问题谁来监督?”、“司法体制改革不深入波及到纠错机制”或者“疑罪从无的原则仍然打不胜有罪推定”等等。

             但是笔者不想得出如此轻率的结论。笔者在此建议大家关心以下几点:其一,要关心这些人的“特权意识”是如何产生的,其二,关心一下“前老山英雄流血又流血处境的人还有多少?”,其三,要探讨一下“是一只什么样的‘老虎”让刑警挨打后,都不敢向记者提供被打的视频”。

            为了帮助读者理解,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本人,现在给大家列出一些必要的背景。请读本人博文--------

                        鞍山检察官群殴警官的背后             

                                                  文/杜二伟

                                                    

   作为前老山英雄,作为JING察和刑JING队长,徐兵等5名警官为什么被众多的检CHA官当街殴打呢?事件要从两年前说起。

   

   检察院和警察冲突的起因

   

    2010年5月21日,鞍山公AN局钢都分局的李建(处长)、徐兵(刑JING队长)、徐星、刘笛、董明鏐5名JING察突然被鞍山市检CHA院反渎职犯罪侦查局检CHA干警带到海城检CHA院,进行分别审XUN。之所以刑拘这5名JING察,是因为他们“涉嫌刑XUN逼供”。因为前不久,一句叫胡德友的商人因销售假货给鞍山钢铁公司造成千万元以上的重大损失,曾被钢都分局JING察审XUN过(备注:一年后,胡德友因销售伪劣产品罪、诈骗罪、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被一审判处14年有期徒刑。据法学专家分析,检CHA院之所以对钢都分局JING察在刑XUN逼供方面下下功夫搞监督,并非全部是出于公心,因为胡德友已经在JING局里作了对自己不利的供述却试图推翻供词,所以他活动关系,希望通过检CHA院将其主动供述更改性质为JING察刑XUN逼供,这样才能大幅度的减少刑期。而胡德友遇到刑XUN逼供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是辽宁省有关方面曾在胡德友举报后立即对胡进行过伤情司法鉴定,鉴定结论为“不构成轻微伤”。因此就算JING察存在轻微刑XUN逼供,也没有形成严重后果)。
     检CHA院监督JING察野蛮执法和刑XUN逼供本是份内之事,但是如果检CHA院人员再对这些JING察野蛮执FA或百般骗GONG逼GONG,就不可理解了。毕竟检CHA官一样是知FA懂FA的,其综合素质也是高于一般JING察的,所以其在审XUNJING察的过程中比审XUN普通犯罪嫌疑人应该更文明一些,更讲人性一些。但实际的情况是,海城检CHA院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JING察有犯罪行为的情况下,就对他们进行异地羁押和“以押代侦”,并使用了各种不人道的方式进行讯问,最终导致了一场JING检“死磕”的大戏在辽宁鞍山拉开了帷幕。

    

      老山英雄徐兵说:我没有死在越南人枪下,差点倒在检CHA院干警脚下
    
    据反映,检CHA院在审XUN过程中手法残酷,“辱骂”“饿饭”“蒙眼”“冻僵”“不让睡觉”“坐老虎凳”等手段全部用上不说,还玩弄了“骗GONG”“逼GONG”、“强迫作伪证”等手法,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最后检CHA院还超过取保侯审期限一年都不解除取保侯审。Fa院也屡次超过审限不予结案。目前已是2013年,但这5名JING察仍然是洗不脱罪名,恢复不了公职,案件了结遥遥无期,上访又频频受阻,他们已经陷入了欲哭无泪的状态。
    5名JING察中的其中一名叫徐兵,是前老山英雄,在越南战场的两次战役中,腰部和胳膊上各负一处枪伤一处弹片伤,荣立过成都军区6次嘉奖和一次三等功,但是他没有倒在越南下的枪下,却不幸在2010年9月29日上访时,被检CHA官群殴,导致颅脑损伤昏迷入院数日,差点倒在检CHA院干警的铁拳下。同来的JING察徐星,也被检CHA官打伤住院。而打人的几十名检CHA官,至今逍遥法外。
    据掌握内情的人讲,刑XUN逼供一事根本与徐兵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当时他在省JING官学校培训班学习,完全不在现场,事后,检CHA院也没有找到任何徐兵在场的证据,只能让徐兵“另案处理”。但让他想不到的是,检CHA院一开始就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将其刑拘4日,且在审XUN期间对其大加虐待,不顾他腰部有枪伤仍然折磨于他,导致他腰脱后不能直坐,躺在地上接受询问,后来像抬死狗一样(徐兵朋友语)送医院急救。因为他无辜扯入此案,所以他在看守所在绝食抗议4天,最终鞍山市祁副检CHA长亲自接他离开看守所。尽管如此,其离开时检CHA官不忘让徐在释放证和取保决定书上签字,徐兵也拒绝了。而事后所谓的“另案处理”却没有进行,无果而终,徐兵至今恢复不了工作,解除不了取保侯审。
   检CHA官狂殴JING官事件发生后,网络炒成一片。但鞍山有关领导指示,迅速删除网贴,防止损伤政FA机关形象,最终控制了传播势头。为了捂住盖子,市领导之后要求5名JINH察合法信访,不得越级上访,也不得接受记者采访。为此5名JING察结案无期,让鞍山海城两级检CHA院和海城Fa院关起门来办案,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想拖多久就拖多久,几名JING察的命运就此滑入了人生的最黑暗的时期。

  鞍山二十名检CHA官群殴五名刑JING的背后 - 抱琴入画 - 杜二伟的博客    

                     图A:JING察徐兵被检CHA院人员踩在脚下。

 

鞍山二十名检CHA官群殴五名刑JING的背后 - 抱琴入画 - 杜二伟的博客
    图B:徐兵住院相片。

 

鞍山二十名检CHA官群殴五名刑JING的背后 - 抱琴入画 - 杜二伟的博客
                       图C:JING察上访时在检CHA院打出的旗帜。


     5名JING察对检CHA院逼供虐待和Fa院违规审理进行了举报

 

   从5名JING察发给国内各部门的举报信中,记者可以发现检CHA院违法办案和虐待JING察的多处事实。
    如JING察徐星说:“辱骂”“饿饭”“蒙眼”“冻僵”“不让睡觉”“坐老虎凳”,这些虐待的方法他全经历了。其中,“不让睡觉”最长达60多个小时。更糟糕的是,检CHA院干警把他的头用黑布蒙起来,用电棍在耳朵边打电火花,推着他往各处走,搞得他心力交瘁。检CHA院干警还逼其作伪证,因为不愿意说假话证明老山英雄徐兵参与逼供,他最终被无理由逮捕了84天。他成了5名干警中唯一被逮捕的人(海城Fa院最后一审判决其构成刑XUN逼供罪,但免于刑事处罚,尽管如此徐星还是上诉了)。在徐星身上,不仅碰到了检CHA院干警违法审XUN,他还碰到了海城Fa院在法庭庭审笔录上造假的荒唐事,海城Fa院刑一庭的某庭审法官让他在空白纸上摁手印,最后泡制出了虚假的庭审纪录给他定罪。但是在他的判决书上,认定的却只有一句话,就是“李处长让他进去抬一下审XUN椅”。抬一下审XUN椅,就要被判刑,实在是让他不能理解。
     徐星还在举报材料中写道:“看守所里的环境让我极度恐慌,在一个30左右平方米的监室内关押了30余名犯人,什么杀人、抢劫、伤害、强奸、诈骗、盗窃等案犯都在里面,由于我是JING察,其他人都是JING察抓进来的,我的处境可想而知。”从徐星的举报材料看,他当时所处的关押犯人的监室是非常狭窄的,里面因为犯罪嫌疑者众多,斗殴、流行传染性病风险极高,而为什么在看守所不能宽大一些或安全一点呢,他想不明白。他经历的屈辱和伤害可谓是“接二连三”。
   徐星2012年6月底还告诉有关部门,海城Fa院的审判长和中级FA院院长在这个月都找过其“商量”,要求他放弃“国家赔偿”,这样可以考虑给他判决无罪。如果一定要要求赔偿,Fa院将只能判决其有罪,或者让此案继续拖下去。一场严肃的审理,法官与嫌犯竟然像菜市场上一样讨价还价起来,实在让国人不能理解。
   而处长李建发给国内有关部门的举报材料里面,讲述了检CHA院干警对其进行骗GONG的具体细节。
   他说:“我在从被检CHA院调查的5月21日起至24日期间,身心由于冤屈、恐惧监室人员迫害、检方在提审时还不让休息的情况下受到极度损害。检方欺骗我说我的父母已经因此住院了(父母年迈多病),孩子也已经不上学了。我想我被冤枉了,也不能让我的父母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生病乃至死亡;事实终会查清,可父母生命不能挽回。检方承诺如按检方的意愿说了就能回家看望。身心俱疲的我于是就在检方办案人员的诱骗下按检方办案人员的意愿违心地形成了自述材料和第二份讯问笔录”。但是李建取保侯审出来后,才发现检CHA院为了诱供欺骗了他,因为他回到家发现父母还好好的,孩子也在正常上学,不禁大呼上当。
   刘笛事后发出的材料也声明,他是被迫做了一份伪证。他说:“检CHA院在从看守所释放我时,要我说徐兵参与打人了才放。不说就逮捕我。我为了先回家,就瞎说徐兵可能参与了,我心里想的是,法律上是重证据轻口供的,等出来再推翻供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JING察董明鏐发出的举报材料中,除了讲述了检CHA院用了和对付李建一样的方式对其骗GONG之外,还指出海城Fa院审理此案的可笑之处:“海城Fa院没有认定我有犯罪事实,却以不排除定罪,我本人也是执法者,第一次看到居然用不排除定罪,法律尊严又何在?”。这种用“不排除罪行”的方式定罪(如同岳飞被“莫须有”定罪一样),创造了政FA系统又一项世界记录。 
    总之,纵观此案,无论是检CHA院还是Fa院,办案过程中都有较大的“自由度”,都有许多枉法办案和不讲人情的地方。被拘的JING察们的处境都这么惨,轮到老百姓,恐怕只会更惨。这样的局面再不改观的话,怕是赵作海、佘祥林这种惊天冤案重演也是必然。

 

 

之后,大家再看一下继我暴光警察被群殴之后,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写出的一篇平面报道。网址:http://www.mzyfz.com/html/1405/2013-01-28/content-65035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