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剧变前夜的东德共产党(摘自《凤凰周刊》2012年第35期)  

2013-01-08 10:31:45|  分类: 回顾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80年代的民主德国(东德),经济实力与联邦德国西德)拉开更远的距离,连军队都被整建制投入到工厂劳动。到1989年,14个现役摩托化步兵团有半数因投入生产而脱离战备状态。

       年迈且病重的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却无视困难重重的现实,仍以民主德国向来是社会主义阵营里最富裕者自居,轻蔑地称苏联戈尔巴乔夫的改革相当于在旧屋子里糊墙纸。

       但整个东欧的变化来得太快了,1989年5月起,东德旅客最爱去的国家匈牙利(事实上当时他们可去的国家也实在是有限),逐渐放松与奥地利接壤的边境管制。东德人蜂拥而来,从这里奔向联邦德国,形成了移民洪流,在危机面前,德国统一社会党(1946年由东德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合并组成,前东德唯一执政党)因内部分歧日益激烈而变得束手无策,减弱了对社会的控制,反对派组织纷纷成立。

       昂纳克和他所在的党内领导层小圈子以为,通过庆祝建国40周年即可凝聚人心实现新的稳定。这一目的没有达到。前来道喜的戈尔巴乔夫扔下名言:“谁迟到了谁将受到生活的惩罚。”

       昂纳克于1989年10月8日辞去各种职务,埃贡·克伦茨(东德共产党末任总书记)被选为继任者。但人们并没有因此感受到党内领导有什么新气象。不足两月,克伦茨即辞去总书记和国家元首职务——在渴望改革的国民眼中,克伦茨是强硬派,而时任德累斯顿专区书记的汉斯·莫罗德是改革派的代表。

       莫罗德在当时就对昂纳克有不满,除了政见差异外,他也有个人理由不满意当时的政府,比如自己一直不被允许去西边看望兄弟,比如到了上世纪80年代,80%的东德家庭已能收看联邦德国的电视节目(因为安装天线太便利,政府对此束手无策),而他担任书记的德累斯顿处在东德最东部,成立为东德唯一不能接受西方电视节目信号的城市。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莫德罗匆匆就任东德总理,组成了一个由参与东德国家阵线的所有政党的代表参加的联合政府,加快各方面的改革,力图保住东德。

       但是,如戈尔巴乔夫所说,一切来得太迟了,即使是执政党内部的改革派,也已是“迟到者”,早已无法跟上民众追赶变化的脚步。和西面那个同文同种却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皆有压倒优势的西德相比,莫德罗的改革计划对东德国民缺乏吸引力,这一年东德人的游行口号是“我们要像西德人那样生活”。显然,抽象的意识形态面对国内现实已无能无力。

       1989年到1990年秋天,东德(包括它的军队)是华沙条约国家承担全部联盟义务的成员国,苏联在东德境内驻有32万精锐部队。在柏林墙事件和边界开放之后,由于担心北约和华约之间发生军事对抗,华约最高司令官鲁舍夫上将一再要求在解决东德所有问题时,绝对避免军队介入。

       在1990年的大选中,统一社会党改名为“民主社会主义党”,沦为第三大政党,莫德罗也结束了总理生涯,东德从此后一步一步走向了联邦德国(西德)的怀抱。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