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中国罕见制裁朝鲜内情  

2013-06-04 19:45: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周刊》201315   陈祥 2013-05-23  

“朝鲜国有银行外贸银行已被告知交易停止,账户关闭。”这是中国银行在201357日发布的一条声明。除此以外,中国银行并没有给出任何具体信息和进一步的解释,也拒绝透露账户中的资金是否会被冻结,或是返还给朝鲜。

然而第二天,这条简短的声明却引爆海外媒体。有学者提出“这是中朝关系正常化的重要一步”,《纽约时报》则称其为“这似乎是迄今为止,中国对朝鲜不顾中国政府的警告,继续推动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所作出的最强硬的公开表态。”

“这次行动是过去从没有过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举动,表明中国在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之后,对朝政策确有调整。”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张琏瑰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中国罕见制裁朝鲜内情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中国罕见制裁朝鲜内情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确认位于中国东北3省丹东的光善银行上周关门。照片为光善银行外观。脱北者人权联大 


迄今最大力度的制裁

作为中国大陆最大的外汇交易银行,中国银行在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中曾主事外汇业务,而朝鲜外贸银行是专门负责对外贸易结算的银行,中朝两国以及朝鲜对其他国家的贸易款项多经过中国银行流通。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继中国银行之后,四大行之一的建设银行也在一周内和朝鲜光鲜银行、黄金三角洲银行停止了业务往来,因为查出对方存在非法行为。同属四大行的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也纷纷关闭朝鲜银行的可疑账户,有确凿证据表明这些账户跟核武器、导弹开发等行为有关。此外,位于丹东市的三四家朝鲜银行已经停业。

早在今年3月,韩国媒体就曾披露,朝鲜端川商业银行、朝鲜大成银行、朝鲜光鲜银行等以代表部形式在北京、丹东、珲春等地设立办公室,北京政府已取缔这些银行的非法经营活动。

据悉,这些代表部并不是营业场所,只是单纯的办公室,所以无权在中国境内进行兑换外币、汇款等经营活动。但这些银行代表部一直在中国境内银行开设假名、借名账户并针对朝鲜贸易商进行贸易货款汇款业务,或者在获得货款后通知本国银行向贸易商提供资金。

对银行业进行制裁的同时,中国海关也对出口朝鲜的船舶货物进行了相关检查,比如用X射线扫描货物。韩国《中央日报》510日援引辽宁省大连港某位从事对朝物流的企业人士的话说:“最近海关下达了对出口朝鲜的所有货物集装箱进行全部检查的通知,所以对出口朝鲜的货物的处置正在发生延误。自朝鲜2月份进行核试验以后,中国海关对出口到朝鲜的货物的检查就变得十分严格,货物出口量也大幅下降。”同时,《中央日报》还刊登了一位企业人士透露的消息,以往每周有7趟货船去朝鲜,从5月由于检查变严导致减少为4-5趟。

417日,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下发文件,要求严格执行联合国安理会2094号决议。除了其下属各部门外,该文件还被传递到中国人民银行、各级公安机关、海关和边防部队等。

文件内容如下:“2094号决议谴责朝鲜违反安理会决议进行核试;在安理会以往对朝制裁决议基础上,针对朝核、导计划强化有关金融制裁、敏感物资禁运等措施;在定向制裁清单上增列3名朝公司驻华代表,朝鲜综合设备进口会社、第二自然科学院等2个实体,在禁运列表上增列8项核、导、生物武器物项,以及游艇、豪华汽车、贵重珠宝等奢侈品。”

另据了解,中国2013年第一季度对朝鲜出口额为7.2亿美元,同比减少13.8%。在银行和运输制裁外,还严格审批朝鲜劳务人员的就业签证。

不过,中国银行仅禁止向朝鲜汇款,仍允许持有护照的朝鲜人开新账户。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的一名工作人员向《中央日报》解释称:“自3月起,为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案,我行就已经中断了与决议相关的朝鲜企业或团体的交易,但是朝鲜普通民众开设账户的业务办理与决议案的规定无关,因此是被允许的。”

而建设银行的多数分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北京银行都在58日前限制朝鲜可疑账户,但它们皆允许在华朝鲜人向朝鲜汇款,并允许开设账户。

 中国罕见制裁朝鲜内情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上为旧版朝鲜币,下为新版。
中国罕见制裁朝鲜内情 - 陈祥 - 陈祥 的博客
 

对朝影响或不会太大

对于中国的制裁行为,美国国务院代理副发言人帕特里克·文特雷尔表示欢迎,并表示应彻底履行针对平壤政府的制裁措施。“美国与中国密切合作,确定朝鲜能了解到:除非他们走向非核化的道路,否则将必须面对更多的国际孤立”。

“我个人不相信这是银行自行作出的商业决定,这很可能是政府发出的一个信号,以反映其对朝鲜的看法。”复旦大学韩国朝鲜研究中心副主任蔡建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如此表示,“这似乎是政府迈出的一步,表明它愿意与国际社会合作加强制裁,或采取措施制止朝鲜的非法金融交易。”

一直以来,朝鲜的经济结构几乎不为外人所知,除了政府以外,党和军队同样从事外贸事务。根据韩国《中央日报》统计,在朝鲜每年60亿到70亿美元的对外贸易中,中国大陆占据了90%以上。因此,报道认为中共的金融制裁措施可能会对朝鲜外贸造成沉重打击。

鉴于北京与平壤的特殊关系,外界也有认为“制裁效果可能会缩水”的质疑。虽然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二经济委员会下属的金刚贸易公司、绫罗贸易公司和黎明总公司等企业在中国银行的账户已被关闭,但有韩国媒体发现,这些公司从3月起就开始利用借名账户或者现金进行交易。

辽宁省社科院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吕超告诉本刊记者,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对朝鲜基本没有什么业务,中国银行作为涉外金融机构对朝鲜有一定影响。

一直以来,朝鲜的外贸业务并不发达,2000年之前基本靠以货易货的形式来进行交易。但由于这种方式过于原始,随后朝鲜开始用美元外汇进行结算。“2004年左右,朝鲜人干脆夹着装有几十万美元的大皮包过境交款,中国商贩是不见钱不发货。”

但携带大量现金出国属于违法行为,朝鲜的银行开始尝试与中国的银行建立业务往来。

“但事实上,国家之间的大宗贸易可以采取记账的方式,中朝两国之间的生意也可以回到朝鲜银行尚未进入中国时的原始状态。”因此,吕超判定这次金融制裁对中朝贸易虽有一定影响,但不会太大,“不过,朝鲜在中国以外的贸易会受到很大影响,因为这些几乎都是通过中国银行来转账的。”

同时,吕超也表示,现在中国银行只是进行金融问题检查,发现有问题才会把牵涉的资金冻结,因此算不上查封。“其实这类检查以前就有,只是这次被媒体报道出来了。”

“中国银行关闭朝鲜外贸银行账户是联合国安理会制裁的延伸。虽然朝鲜不会感到愉快,但是履行安理会制裁决议是中国一贯的立场。没必要为这件事感到惊讶。”中共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前外交部副部长徐敦信58日在接受《朝鲜日报》采访时强调。他还表示,朝鲜的核威胁正在对中韩两国产生最大的负面影响。

不过,中方究竟出于什么原因采取了前所未有的制裁措施?外界有两种猜测,除了服从安理会决议外,有可能是迫于美国财政部的压力——有说法认为美国财政部提交了证据以证明中国银行和朝鲜贸易银行之间的交易被用作朝鲜非法外汇交易的途径。

20133月,主管美国对朝制裁事务的财政部副部长戴维·科恩访问北京时,就要求中共在冻结朝鲜外贸银行资产、中断金融交易等方面予以协助。科恩此前相继造访了韩国和日本,很可能是在推动第二次“汇业银行式金融制裁”。

早在2005年,美国财政部曾将澳门汇业银行列入“洗钱关注的建议名单”,因此澳门特别行政区冻结了汇业银行2500万美元的朝鲜资金。当时朝鲜一度想把钱转账到中国银行,中国银行予以拒绝。朝鲜外务省副相金桂冠曾对此痛惜道:“金融如同血液。一旦它停止跳动,心脏也会停止跳动。”

今年4月底,美国众议院提交了一份制裁朝鲜的法案,主要内容是禁止与朝鲜开展非法交易的第三国企业、银行和美国进行经济活动。外界认为此法案矛头对准的正是中国企业和银行。

张琏瑰表示,联合国的决议和美国财政部的要求其实算一回事,“只不过中国采取行动的根据是联合国2094号协议,而非响应美国的要求。”

吕超则指出,这次执行安理会决议是为了惩罚朝鲜之前的冒险行为,大陆对朝政策并没有根本性的转变。“中国只是给予惩罚,并不会通过经济手段把朝鲜掐死。中朝合法的贸易交往不会因此受到影响,只是通过增加透明度,避免违法的金融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