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识局深度)季建业“两规”兼聊中国的干部考核机制(上)  

2013-10-18 18:3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职工(投稿)

 

南京老季被“两规”了,我有点意外,心里有些不太愿意接受。

得知消息的时候,我人不在南京,这要感谢我在北京的同事,他们纵向关注得更加深远,其消息源在于与地方政府官员之间有错综复杂关系的产业----房地产及其从业者。

按照惯例,我分别向多个部门的人“求证”,得到了带有“肯定倾向”的“模棱两可”的答复。我随即拨打老季的手机,两只手机无人接听,大秘的手机也没人接。 

从我获知的消息看,大概在16日凌晨3点,老季被中央都察院御史兼钦差们直接从南京的“家”里带出,16日下午13点左右从南京前往北京都察院总部。

16日当天,按照这一周的南京主要领导工作行程,要召开全市生态文明建设动员大会,老季将要做发言。

生态大会安排在南京下辖的高淳区(以出产固城湖螃蟹著名),计划上午参观,下午14时召开大会。

上午老季没有出席,这并没有引起参会者的想象。很简单,领导都很忙,尤其是省会城市的主要领导,更加忙碌。但到了下午开会的时候,台下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主席台上没有安排老季的席卡。

能参会的人,都是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久经考验的马克思主义战士。一看到这样的布局,顿时心里就明白了一大半。随着会议的进行,老季被御史带走的消息很快就在“手机”上传开了。

从人与人交流的角度看,坦白地说,对老季,我和我的同事对他是有感情的。从他在昆山担任要职开始,到扬州,到南京,11年来,我们都和他保持着交流。

老季当年在扬州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曾力推一项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在整个市管干部层面的木桶里“搅水”,进行了大范围多部门的干部任职交流活动,获得了中组部和江苏省委的高度肯定。

在当时的推进会上,老季“现身”说法:一个干部成长,必须要在多岗位上锻炼。此举为老季在升任市委书记后赢得了坚实的“干群基础”。(江苏省一位老省长的弟弟在这一过程中被提拔,地方当时并未避讳此事)

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是,当时我和同事在扬州市委组织部的办公室,尽管我们是通过过硬的关系来“报道”经验的,但作为具体执行的组织部仍谨小慎微,他们希望能够得到书记的亲自过问,“只要书记点个头,我给你们安排就更方便了,一路绿灯”。在经过了一系列的精心设计后,我们准确把握了时间点,在老季正好结束客商会见“休息”的时候(我记得时间是下午快下班了),我的同事(野姑)直接给他拨了手机。老季很快接了电话,还特别嘱咐了几句,很关心。

扬州吏部的人乐开了花。于是,我们吃饭和住宿的地方顿时“转型升级”了。

在老季手上,扬州的绿化工作着实了得,焕然一新。晚饭后,吏部的人开车带我们跑了一圈。我必须说,瘦西湖周边的风景真的很漂亮。相对之下,从视觉的角度看,当时号称3年内绿化率要达到22%的省会南京就是一“脏乱差”。 

在那期间,扬州和另外一个城市争夺联合国最佳人居奖。据说老季对工作组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要把这个国际称号拿到手。

现在看来,老季在扬州最大的争议在于城市的拆迁建设,这主要集中在颇具地方文化特色的“东门”地区。

经验告诉每个人,每个城市来个新的领导,都要经历一次大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就像是喝水吃饭一样,每个公务员都会挂在嘴边,在执政纲要中永不停息。这不,老季后面的第三任书记,又提出了新的城市建设规划。

比如,江苏某市的市委书记曾对我说,“我们的规划是超前的,至少15年之内不需要调整”(这个可是有录音的)。结果,他被调走后,新任书记一上马就开始了马路黑化、快速公交等系统的大建设,诸多的规划又被要求重新调整,原来超级豪华的城市规划展览馆又在开发区重新建设了一个。

又比如,很多地方对客商极度热情,许诺很多,条件优惠,但你一旦到来,开始建设,领导们就会主动找来:给你推荐一个厂房工程建设公司。你不答应试试看。

我在南京生活超过10年,印象中,没有哪次外出不见挖路修路的(就像是熊猫集团中标的地铁售票系统,天天见到有工程师维修)。尚在租房的时候,小区门口的那条路,1年内被挖了三次:先是整齐路面挖开做花坛,花坛建起还没种花的时候又被推倒,接着又是拓宽。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据说秦始皇为镇金陵帝王之气而埋金。我很多时候和地方官员开玩笑,历史上朝代更替之时曾有帝王在南京埋金,你们现在动用现代化的大型挖掘机不停施工,是不是想挖到宝藏啊。南京这个城市特奇怪,隧道特别多。

我曾就这个话题“请教”南京大学历史系的一位教授(南京地铁一号线形状如北斗七星状,南京火车站如历史朝代官员玉带状等均出自其创意),他只笑了笑。我当即说他默认。不过,你可以去问风水大师,当谈到如今城市的排水系统如同静脉一样的时候,他们一定会说,“泄水等于泄财”。领导们是不愿意的。

你没有办法阻止领导们关于城市建设的规划与定位的伟大蓝图和设想。现在书记同时兼任人大主任。人大干嘛的?立法的。同样是上述“规划15年不调整”的领导说,我们的规划是人大通过的,人大通过的是什么,法。

到南京担任市长,老季成为了副省级。我给他扬州的电话发祝贺的信息,当天晚上就得到了答复:谢谢。常联系。于是,“建业赴建邺(南京建邺区)、广陵转金陵”等词句开始流行了。

这里要说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按照组织上的程序,新任市长必须要和人大代表见面。否则,你投哪个的票、选哪个人都不知道,人都不认识,这就不好说了,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这个会我参加了,人大非常重视。我清楚记得,其中的一个程序是,人大宣布:“下面,请市长和代表见面”。

于是,身穿西服领带的老季就绕着中间的大概56排的座位走了一圈,曰:市长与投票者见面。

不要笑,不要奇怪,你所在的城市的新市长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在走到南京之前,老季曾在昆山主政。在此期间,在推动海峡两岸的发展方面赢得了台商的口碑。

这时的老季被昆山台商送个称号:能为台商端洗脚水的市长。可见其服务意识。

在昆山的期间,老季在对台金融领域合作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当时台商处于扩大规模期间,融资难问题出现,于是老季亲自赴台,与台湾的金控企业谈,希望能够在帮助台商融资上两岸联合起来一起想办法。

如今位于昆山花桥的两岸合作试验区,在两岸金融合作领域得到了国务院的支持,人民币与台币之间已无汇率。目前积极拓展大陆制药企业与台湾交流合作的一家金控集团负责人告诉我,台湾金控企业能到大陆设立办事处,直接来自于老季当年的“大胆探险试水”。

后来在南京的一次会议中,老季曾提起过他在昆山的种种“大胆做法”,并说:当时没有人教做,不也一样做了。鼓励南京官员大胆搞创新。

所以,老季到扬州的第一年,来自台商的投资超过了历史上9年来的总和:“向100个大企业、1000个中小企业、发放10000份推荐城市材料”的“百千万”计划。这如同原江苏省外经贸厅厅长张雷调任泰州市委书记一样,第一年的进出口增幅立即创下全省的记录;环保厅长张敬华调任徐州市长,生态环境指标排名立马大踏步前进;科技厅厅长朱克江调任无锡市长,诸多科技指标很快超过苏州南京。

与在扬州的争议一样,到南京后老季又开始了新一轮城市发展建设。你懂的,没有一个领导不痴迷于城市建设和基础设施,一位书记对我说:怕被骂就不要搞城市建设。基础设施建设永远要升级。

数年前,当交通部开始筹划苏州无锡常州的一体化交通规划时,谁会想到铁道部横空杀出,刘志军安插了一条京沪高铁。现在,在国家和省级的高速的贯通之下,苏南各县区之间又开始筹划轻轨,并以对接上海为最终目标。

南京的地铁建设在老季手上也得到了大前进。实际上,从现有情况看,江苏省委对南京的工作并不满意。这似乎是一个惯例。近10年来,只有李源潮担任南京市委书记的时候稍微好些。每年江苏省委都要在南京开针对南京的工作会,但从会上尤其是分组讨论时,省主要领导多多少少总有不满之词。

蒋宏坤担任南京市长时,经营城市的理念被发挥到了顶点。老蒋在一次会上说,有人批评,但我在援朝同志临走之时给他写了信报告了。

说说目前很热的一个词语:雨污分流。这是老季在南京的一大手笔。我现在都没搞清楚到底做这个工程到底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有什么作用。不过,这个工程期间,南京下过一场大雨,很多小区的车被淹了,保险公司不赔。

“这个该死的雨污分流,把南京的地下泄水工程给毁掉了。”

老季对此事的考虑欠缺。要知道,当时南京在建设时,国民党可是耗费了大代价,那可是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你可以看到其他很多城市遇到暴雨的时候被淹没,但南京你很少见到。而现在,随着雨污分流工程的建设,这种淹没区域越来越多。

2013年年中开始,南京日报头版开始出现了对雨污分流工程的讨论,甚至有三分之二版面的情况出现。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动向。要知道,这个工程是老季直接主导的最重要的工程。出现对此的讨论,是值得注意观察和研究的。之后,就有了老季下工程深井考察的报道,并还处理了工程中的一些实际工地建设者-----鸡毛蒜皮的事情。

2013年,有个事情值得反思。在南京师范大学著名的宁海路派出所发生一件事情,家庭矛盾,一方投诉到派出所被警员殴打罚跪。但这个人在裤兜里把手机的录音功能偷偷开了——当天晚上南京地方上著名的舆论监督电视栏目——东升工作室就把此事给曝光了。主持人东升以文革式的语调做了其最拿手的长达数十分钟的批判。

“这事太不给老季面子了。”很多官员说。

而今年524日前后之所以传出“双规”谣言,一个背景是,老季在新任书记到来后,就从原来的大院里搬出来了,到市政府接待办直管的汉府饭店办公了。(说真的,汉府饭店啥时装修升级的我还真不知道,另外,南京人民大会堂就在隔壁)

有地方人士对此评价,两个都是强人。和前任市委书记搭班子的时候,正是金融危机,那位北京调来的市委书记考察企业时最喜欢到处“承诺帮扶”,而一旁的老季则板着脸,一言不发。

 

(识局深度)季建业“两规”兼聊中国的干部考核机制(上) - 识局智库 - 识局智库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