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疯狂的北齐:荒唐的游戏  

2014-11-01 12:1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士开的升迁,完全是一副小人的嘴脸。不过他能得到高湛的信任,也不全靠着小人的伎俩,因为他们的人生价值理论颇为相似。“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太白的诗二位虽无缘读到,但相信他们也是认同的。其实即便到现在,这也仍是一个没能被彻底否定的命题——尽管人们有时会在各种公开场合予以否定和排斥。

 

和士开是西域胡商的后代,本姓素和,最早是北齐国子监的一名学生,而且是一名成绩优异、聪明机灵的学生。天保初年(550年),高湛敕封长广王时,和士开有幸选入王府做了行参军,从此开始了他和高湛近二十年的交集,演绎出许多不逊于男女爱情的缠绵缱惓的“动人”故事。

 

凡小人巴结上司,必定投其所好。和许多领导爱打麻将、打高尔夫、打情骂俏一样,高湛也有个业余爱好,喜欢握槊(一种棋类赌博游戏)。而和士开正好精于此道——或许他看高湛喜欢而暗中学习迎合也未可知,总之技艺非常娴熟,能掌控对弈时的节奏——高湛心静时就赢几局,让他多思考,高湛烦躁时就让几局,哄他开心,或者干脆故意杀个难解难分,让他产生棋逢对手的兴奋。除握槊外,和士开还擅长弹琵琶。赌博玩乐之余,奏乐以助兴,忙碌与休闲益彰,高雅与俗乐俱进,适应高湛先生的不同精神需求,博得高湛阵阵爽朗的欢笑。高湛偶尔在外面有什么不顺心,比如挨了高洋的鞭子,回来跟士开握会槊,听听琵琶,也就愁云立散,又是一个风清气朗的好日子了。

 

二人每日朝夕相伴,嬉戏玩乐,引起高洋的不满。他嫌高湛“戏狎过度”,而和士开又为人轻薄,在一块落不下什么好,便把他俩分开,将和士开调去长城一带任职。结果这高湛如同失恋一般,每天茶饭不香,又千方百计奏请高洋把和士开调了回来,出任京畿士曹参军一职——怪不得他挨鞭子,可怜之人果然有可恨之处。这次重逢,二人更加依赖,并且到了叹为观止的地步。每当高湛有什么风光的事,或是说了什么有哲理的话,或者干脆就是琢磨棋局时一个灵光乍现的眼神,和士开都会深情地慨叹:“殿下非天人也,是天帝也。”而高湛也会同样深情地回话:“卿非世人也,是世神也。”拿肉麻当有趣而浑然不觉。如此珠联璧合的一对玉人,也就很自然地从握槊、弹琴的交往,慢慢渗透到生活、工作的各个方面。高湛当皇帝后,和士开也理所当然地做到了侍中、开府仪同三司的位置,后来又进封淮阳郡王,进入了北齐帝国的权力中枢。

 

小人得宠,其实也不光投其所好这么简单——那只是入门的把戏,真正宠到亲密无间,宠到难舍难分,还得有感情的投入——真正的、非常纯粹的感情投入,好比初恋时的爱情。二人握槊、弹琴,换来的是开心,增进的是情感。和士开是真心对高湛好,死心塌地把他当做至高无上、神一样的主子来看待。高湛患有气疾,喝酒就会发作,而越发作就越想喝——这点也和高洋一样。和士开就劝,说你别喝了,对身体不好,也不利于病情恢复。高湛满口答应,可酒瘾上来,依旧照喝不误。有回高湛又喝,和士开便不劝了,在一旁默默流泪。激情总在无语中,高湛一看全明白了,说你这是“不言之谏”啊,把酒杯一摔,此后真的不喝了。高湛也是真的对和士开好,老和的母亲病逝,高湛专门派武卫将军吕芬过去,日夜服侍老和,直至丧事料理完毕。之后高湛又派专车把和士开接来,见面后双手紧握,四目凝视,“怆恻下泣,晓喻良久”。

 

当此时,世间已没什么力量,也没什么东西能把他们分开了。高湛对和士开宠信依赖到了什么程度?说出来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管外出视察,还是在宫中设宴,高湛“须臾之间,不得不与士开相见”,那老和的吸引力简直比胡皇后和众嫔妃还大。有时玩得兴起,便留和士开住在宫里,一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到深夜,犹如被宠信的下属,跟上司勾肩搭背喝酒论哥们儿一样,丝毫没有君臣之礼。不住宫里时更来劲,老和一天要被召唤好几次,来来往往,尽显疲态。而且这召唤还不是有时有晌,是“放还之后,俄顷即追”,一时半会追不来,高湛便接二连三地派人骑马去催,心急如焚,抓耳挠腮,直到老和一溜小跑、气喘吁吁地赶到。

 

不过高湛毕竟当着皇帝,肩上担着责任,就是他不想管事,臣子们也得早请示晚汇报的,以期给他留下个殚精竭虑、不辞劳苦的好印象。此外每天还有无数的奏表等着他签字盖章,繁重的工作与和士开的“调情”之间,便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矛盾。这点老和也觉得别扭,你别看他一天往宫里跑好几趟,腿都快跑细了,可这也正像上司让亲近的下属加班一样,那未来的好处要远远高过此时的辛苦,况且还有那么深的感情,不召见老和还受不了呢。为了解开这个疙瘩,也为了高湛的身体,和士开终于鼓足勇气,态度诚恳、掏心掏肺地劝高湛:“自古帝王,尽为灰土,”别老拿事儿当事儿,工作是干不完的,你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那些费心劳神的事就让底下的奴才们去办吧,身体累垮了不值得。“一日取快,可敌千年”,及时行乐才是王道啊我的皇上哥哥。这话说得真是暖心窝子,高湛心里一热,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想想还真是,人生苦短,就那么几十年,那尧舜英雄,桀纣暴虐,结局不还是一样?我这么辛苦干嘛呀!老和呀老和,你真是……高湛哽塞,握着和士开的双手摩挲着,久久不肯松开。按照和士开的点拨,高湛很快下放了权力:让尚书左仆射赵彦深管人事,侍中元文遥管财政,护军将军唐邕管军事,黄门侍郎冯子琮、胡长粲二人负责东宫事宜。自此,高湛三五天视一次朝,匆匆批上几个字,便忙不迭地找老和玩去了。

 

 

有了时间,二人玩得更嗨了,而且还扩大了队伍,把胡皇后这个闲人也拉了进来——没日没夜地游戏谁也受不了不是?高湛玩累了,便让胡皇后换手握槊,他在一边翘着二郎腿喝着茶当裁判。

 

男人和女人握槊,那握的就不只是槊了。犹如牌桌上的风流女人,能让气氛变得活跃一样,逗个闷子讲个黄色笑话啥的,这诗外的功夫,可以增添风情,从而让游戏升华到另一种奇妙的境界。最初和士开与胡皇后并不熟谙,尚守君臣之礼,二人相对而坐,严肃对决,底牌亮出,相视而笑,高湛鼓掌狂欢。渐相熟络之后,二人的心思早不在握槊上了,有时会假装思考,不经意地对视一下,然后小鹿撞胸地继续盯着棋局。二人没有立刻滚作一处,皆因高湛就在一边盯着,眼放精光地等待最后结果。

 

再到后来就不行了,荷尔蒙弥漫棋局,二人开始按捺不住地调情,先是趁摸牌时挨挨擦擦、揉揉捏捏,后来就是捶捶打打、推推搡搡,小样儿死鬼讨厌啦不绝于耳。但见:一个粉拳玉腿连踢带打;一个假装疼痛告饶不迭。一个淫心大盛,双目喷火,恨不得即刻生扑成其好事;一个玉面含羞,欲迎还就,巴不得雨打芭蕉嫩荷承露。这正是:你有情来我有意,男女搭配真给力。握槊的两只手,由不经意地触碰,变成了久久相握,饱含温暖;看槊的两双眼,由不客气地犀利,变成了久久凝望,充满深情。二人不知不觉竟是痴了。正全神贯注于棋局的高湛,猛见游戏中断,心急如焚,急于知道结果,忍不住大叫一声:和士开,你还瞎琢磨什么呢?这次你小子输定了。和胡转眼望君王,无限惆怅入心房。荷尔蒙凝聚而生的热量化作一股热气,喷薄而出,温声软语齐声唤道:陛下,这就开啦。

 

高湛不仅允许和士开住在皇宫,还允许他随意“出入卧内”,如此天作之美,老和再也没必要压抑心中的欲火,“与……后为乱”也就水到渠成了。高湛后宫有的是女人,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胡后身上,饥渴的胡皇后也乐得与和士开苟且,就像《围城》里的鲍小姐,总想着引诱别人,反而迅速地被别人给引诱了。既然你情我愿,也就无所谓谁勾引谁了。只是此后高湛发现和士开更积极了,再也不像先前那样等着叫等着催,而是经常主动地过来,并提出三人一起握槊的请求。小和进步蛮快啊,越来越知道体谅朕,国家就需要你这样的好干部,高湛看着低眉顺眼、一脸温情的和士开,越看越喜欢,都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和胡二人偷情的次数估计不会太多,因为高湛离不开和士开,且精力旺盛,很少有打盹儿的时候,行起事来有诸多不便。不过正因为次数少,才显得弥足珍贵,魅力因距离而增加,欲望因控制而强烈。二人再对槊,看着霞云堆面、酥胸媚眼的小胡,想着那一夜的激情浪语,和士开很后悔当初的建议,若高湛这厮日理万机,忙得脚不沾地,自己何愁不能软玉入怀,风月独享啊。真是自作虐不可活。

 

和士开这槊真是没白握,一举双得,不仅握来了高湛的宠信,还握来了美人的芳心。而这个美人还不是一般的美人,是北齐帝国的皇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几年以后,高湛撒手归西,和士开的权威受到了严重挑战,正是这个与他深情握槊、真情相拥的美丽女人让他起死回生,有了第二次政治生命。

节选自《疯狂的北齐》(太白文艺出版社)

疯狂的北齐:荒唐的游戏 - 路卫兵 - 路卫兵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