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洛阳白马寺凭什么会成中国佛教祖庭? | 豫记  

2014-12-07 00:1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国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金苑面业副总,著有多部长篇小说,并创作、投拍了《命案现场》、《郑板桥》等电视连续剧。多年来,他行走中原,探访一座座寺院,并用文字一一记述。即日起,他在豫记开设“行禅中原”专栏,陆续给您介绍中原大地上的寺院。以下是他写的开栏语:


请跟随我的脚步,走近中原河南的一座座神秘的佛教丛林道场,印证这个伟大的宗教,聆听古刹开山者的灵魂絮语,禅悟人生的真谛。一百座丛林道场就有一百种人生的体验,一百座古刹更有一百个历史的缩影,用穿越时光的视角,来洞悉佛教与人生的秘密,你会看到智慧彼岸的花开放在净土似锦。行走在河南的山水之间,让我们慢慢丈量着成就菩提之路。



贾国勇 | 文


春天的白马寺叶绿花红,不知名的飞虫儿翩翩起舞,还有那姹紫嫣红的牡丹园更是热闹非凡,红男绿女你来我往,穿梭于喧嚣的红尘和肃穆的木鱼声中,在名为“释源”、“祖庭”的白马寺前熙熙攘攘。


我停下脚步,虔诚地拈上一炷香,点燃,袅袅升起的香烟中,我的灵魂随着印度高僧迦什摩腾、竺法兰的脚步走进了白马寺。



距今近2000年的东汉永平七年,受汉明帝所遣,大臣蔡音、秦景等十余人告别帝都,踏上了“西天取经”的万里征途。当他们来到今天阿富汗一带的大月氏国时,遇到了来自印度的两位高僧迦什摩腾、竺法兰,见到了两位高僧携带的佛经和释迦牟尼佛白毡像,就诚恳地邀请二位高僧到中国弘扬佛法。永平十年,两位高僧和东汉王朝的使臣一齐回到了东汉的都城洛阳,同时带来了白马驮载的佛经和佛像。第二年,汉明帝敕令建设白马寺,来纪念白马驮来的佛法落土中原。


掀开历史,我们发现汉明帝刘庄时期正延续着“光武中兴”的恩泽,王莽的虐政已除,吏治清明,境内安定,“民安其业,户口滋殖”。朝庭多次招抚流民,赐田于穷苦的百姓,让他们自种自给,并大修水利,以利民生。从汉明帝至汉章帝时期,中国出现了繁荣的盛世,被史学家称之为“明章之治”。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汉明帝开始倡盛佛教,用以教化民众,才有了佛教在中国的传承之旅。



可以想像,为了在中原传承佛法,迦什摩腾、竺法兰是怎样忍饥挨饿地穿过茫茫的大漠,是怎样艰难困苦地越过森森的秦岭山脉,又是怎样地历练磨难才一步步走到了东汉的都城洛阳……如果没有坚定的弘扬佛法的信念,千里迢迢,怎么才能做到佛书历经雨水不湿?又是怎样才能做到驮经的白马不疲?


年轻的时候,因为恋爱失败,我从老家淮阳出发来到白马寺,在破败的寺门前摆地摊算卦看相,用以糊口谋生,发誓再也不回红尘之中,从此做一个江湖浪客。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在白马寺村那个名叫“幸福旅社”内,我因缘殊胜结识僧宝,并得以聆听佛法的奥秘。


尽管日月轮转,三十年过去,那情景却记得清清楚楚。我和那个银须飘飘的老者同住在“幸福旅社”的一间客房内,白天,早早地我会去寺前的“占位”,开始一天的江湖生涯;而老者也日复一日地从我卦摊前走过,走进白马寺那扇破败的大门;当我晚上收拾卜卦工具从外面回到“幸福旅社”的客房时,银须老者已经开始了晚课的打座。时间久了,我了解到银须老者原是白马寺内修行的僧人,是世道的变幻和逼迫才无奈地离开了寺院。当国家兴盛佛法的政策如甘雨一样普降中原的时候,银须老者再次来到白马寺,等待着禅门大开,迎接佛门游子的回归。



那一夜,风雨交加,雨水浇灌下来时发出了轰轰隆隆的响声,听声音可以感觉到雨水正顺着房檐如瀑布般流下来,整个“幸福旅社”院子里汪洋一片。老板娘趿着拖鞋走到院子里往院子外排水,边排水边咒骂着的叫苦着,满嘴的埋怨。由于雷电,“幸福旅社”里断了电,我和银须老者摸黑儿坐在客房中,倾听着彼此的呼吸喘喘,互相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也就是在这一天,我听到了银须老者的故事,知道他马上就要走进白马寺了,就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银须老者,说我已经厌倦了这红尘俗世,希望银须老者能带我进白马寺,做一个伴守清灯修身养性的僧人。


听了我的述说,银须老者哈哈笑了起来,说非常难得,我是个有佛缘的人。但是,缘分不到,还是无缘入白马寺。他告诉我说,如今修行讲入世法,修行的最高境界是守孝,而父母,则是一个人人生中的大菩萨。孝敬父母,则是成佛的第一步。不然,任是你敲破木鱼,坐烂蒲团,也是与佛无缘。


也就是那个风雨之夜,银须老者的话让我如酩醐灌顶般醒悟过来,知道如此的逃避现实是一种消极的表现,作为人子,应该承担起责任来。仅仅是因为一场失败的恋爱就走入江湖,远离亲人,不愿再承担为人儿女的责任,毕竟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今天,我再一次来到白马寺的山门前,往昔破败的山门已经修缮一新,被装点得金碧辉煌;门前的那两匹白马依旧默然耸立,岁月之刀并没有在她们身上留下丁点儿的痕迹,曾经斑驳的皮肤被游人们触摸得更加光滑。三十年后,我携带妻儿老小来到了白马寺,站在这山门前,想起当年和银须老者的约定,才明白,三十年后的我们都是失约人,怎么可能再相见?


就这样,情着郁郁寡欢的心情,在白马寺的同门前礼佛再三。恍惚之间,我看到了印度高僧迦什摩腾、竺法兰走进了白马寺,还看到了那个银须老者在向我召唤。


我走进了白马寺,走进了喧嚣的红尘俗世。放眼望去,已经物是人非,境界幻化。如果说昔日的白马寺“长林古木,肃然幽静”,今日的白马寺则是香火旺盛游人如织;如果说昔日的白马寺“宝塔高耸,殿阁峥嵘”,今日的白马寺则是金碧辉煌、巍峨俨然了。我想,那一年,破败的山门或许能成就僧宝的定慧,今日的繁荣则会让白马寺声名远扬。



在一处茂密的柏树林中,我看到了著名的“二僧墓”。两座墓的主人就是东汉使臣从西域请来的印度高僧迦什摩腾和竺法兰。多少年过去了,当初的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就是因为他们的一念弘法,才有了佛教在中国的传承和发展,让我们这些芸芸红尘中俗子的灵魂有了栖息地,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使这个外来的宗教在中国生生不息,教化万民。


站在二僧墓前,回到头来看自己人生的历程时,却发现无时无刻不在追求着、奋斗着,身心交瘁却一无所成,在漫漫的红尘中虚渡着光阴;眼前的这迦什摩腾、竺法兰或许并没有我等的“志向”,只是一味孜孜不倦地弘扬着佛法,没有更多的诉求。当他们带着佛教来到东土这块插根筷子也能发芽的宝地后,则成就了一个伟大的使命。


这个时候,脚步声在我的身后响起,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稳重。


不用转身我已经感觉到,是那位银须老者……


(内容编辑:谷乐 图片来源:网络)


豫记版权作品,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豫记”或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