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性、体育及“世界杯”  

2014-06-20 22:01: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陈希我《性、体育及“世界杯”》

       弗洛伊德理论有个中心词:libido,翻译成汉字是“力比多”。这“力比多”被解释为“性力”,遭到不少误解。实际上,此“性”非彼“性”,“力比多”指的是包含“本我”即精神内部主要的无意识结构中的本能能量或者动力。这样,将之称为“欲力”或“心力”更不容易被非议。
       但弗氏又说,这“力比多”驱力可能跟现有文明行为规范相抵触,这又似乎指向了性。毫无疑问,性是文明行为规范的最大抵触,所以“万恶淫为首”,就连索多玛城的罪恶也用性叙事:罗得为保护上帝使者,投饲出去的是妻子和处女的女儿,圣洁的宗教仍然被性所羁绊,更不要说文艺作品了,福楼拜干脆说,所有文学经典的主题就是通奸。所以古训有“男不看三国,女不看小说。”所以直到现在,教科书还在欺骗青少年文学是表达“真善美”。性确实是现有文明最大的破坏因素,所以翻译成“性力”又似乎更切近本质。
       “力比多”一旦过剩,就不只是跟文明规范相抵触了,它会形成破坏力。夫妻间的性事是符合规范的,但如果“力比多”过剩,性就必然冲出家庭。中国式的“一夫多妻”仍然是性的规范,但并不因为实行“一夫多妻”,妓院就倒闭,因为“力比多”是不能只用性事来满足的,它要的是玩。所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有三妻四妾的男人仍然惦记着“偷”,于是去嫖,嫖是“猫尝猩”,是无止境,会贪得无厌,用一个耳熟能详的比喻,就像脱锚的轮船漂向大海。
       嫖有何益?当年我在日本,疲于奔命,为了前程,每一天都不可随便挥霍,而我们这些年轻的,无论是否身体力行,都对嫖蠢蠢欲动。一个年龄大点的同胞就训斥我们:“有什么好嫖的?又花钱,又伤身体,完了腰酸体乏,做不了事,又浪费时间!”现在想来,他肯定是“力比多”不再过剩了,感受不到嫖的趣味,真可谓“饿汉不知饱汉撑”。嫖确实没什么实际好处,但它是一种玩,玩跟实际没什么关系。
       玩即是游戏,英文叫Game。席勒说:“动物若暂时摆脱物质上的匮乏而有了精力上的盈余,就可能进入游戏。”饶有趣味的是,这个Game也解释为竞赛,比如football game,就是足球比赛。一直以来,体育都有一种属于游戏的解释,在希腊语中,表示儿童游戏的方式是在词尾加inda,玩球,是spha irinda,玩拔河,是elkustinda,玩投掷,则是streptinda。
       在古希腊,体育就被定义为游戏。强调体育的游戏功能,人类在转移自身“力比多”上可谓煞费苦心。这“力比多”不仅能导致淫乱,还能导致战争。这是更可怕的,所以得赶紧将之规训到游戏上来。游戏本来是儿童的玩耍,现在扩大到成年人的世界,在体育中模拟战争,在体育中发泄战争欲望。但问题在于,成年人毕竟是成年人,不能老被关在幼稚园里;成年人必须真刀真枪,不能老玩玩具枪。所以从人类历史看,体育虽然部分转移了战争“力比多”,但战争仍然还是时常发生了。即便和平时期,每到赛事都会出现治安失控,最典型的是“足球流氓”。这跟性的情形十分类似:嫖不以生育为目的、且以生育为禁忌,但嫖客总是千方百计不用避孕套,穿着雨衣洗澡受不了;婚姻外的性关系说好不娶不嫁,但最终往往走火入魔。体育也是如此,说是游戏,但往往会上升到意识形态,比如民族兴亡、国家荣辱,最明显的就是中国,“奥运会”、“世锦赛”,何时体育赛事是纯粹的游戏?
       但有个例外,就是“世界杯”。顺便发个疑问,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偏偏足球赛可以称为“世界杯”?难道其他赛事不具有全球性?它的光辉甚至压过了“奥运会”,痒得“男篮世锦赛”终于在14年也更名为“世界杯”,但明显无法夺足球之风头。对体育,我无限愚钝,估计仅次于传说中的韩复榘。传说韩复榘视察学校,见学生打篮球,那么多人抢一个球玩,于是下令拨球给学校,让学生一人玩一只。这成为笑话。但其实韩复榘歪打正着,恰恰切中了体育竞技的核心问题:没有难度就没有竞技,而没有猛烈的竞技就没有荣誉,也就没有崇拜。学习韩复榘,我揣摩足球所以高于其他球类,是因为它是用脚玩。人类本来无所谓手足,进化之后手明显灵敏过足,于是手能玩得溜的不算什么,脚玩得溜的更高一筹。这就像耳朵看字,自然比眼睛看字要神奇。
       这个“世界杯”如此重要,怎么中国人偏没有将之意识形态化呢?本来是有的,但中国足球队太不争气,所以全中国人民最恨的就是“国足”,几近日本人。放眼望去,真懂球的有几个?相当多的人对此游戏规则不甚了了。不甚了了却热衷,那是另有规则了,那就是胜负。胜负即强弱,足球之强弱即是民族之强弱。但恨归恨,“世界杯”总之是没你什么事了。过去遇到这种情况,电视台就不转播。现在进步了,转播了。何况你不转播,人们可以从网络上看,你还要失去广告赞助。中国虽然未能称之为资讯发达,但体育资讯还是最令人放心的。如果全中国人民都去淫乱,就没有人关心公平正义了,但这却有碍于国家形象,只有日本人对此不忌讳,专门组织“慰安妇”服务占领军;而如果全中国人民都去看比赛,不仅不会有碍形象,还可以让全世界感觉这是个体育强国,仅次于拿奖杯了。
       感谢“国足”,让中国人断了“振兴中华”的杂念,让中国人终于能够以游戏心态来看“世界杯”。终于无法站队,就凭个人趣味,遵循的是个人立场。个人立场,我以为是“力比多”发泄的正常途径,比国家立场、民族立场、党派立场、主义立场、阶级立场安全得多。就好像性,一百个人有一百种性趣味,其五光十色趣味与私密性决定了它不可能被某野心家所利用,除非以性的名义革命。革命之下的性不是性,阿Q如果有机会,无论是睡“假洋鬼子”老婆,还是睡吴妈,都不会有性快感的,只有性征服。
        但是游戏所以有趣,不也因为征服吗?比如足球,国人恨“国足”赛场表现,奚落其为“娘们踢球”,男权意味昭然若揭。强者即是“爷们”,弱者即是“娘们”;一个征服他人的国家就是男性国家,一个被征服的国家就是女性的国家,如此隐喻已经根深蒂固。
       我一个熟人不喜欢体育,不喜欢谁输谁赢的竞技,但他妻子迷恋“世界杯”。他对老婆看比赛不睡觉十分不满,大家宽慰他,时代沉闷,生活压抑,婚姻无聊,也得有飞翔的时候。你就那么不舍几夜?不见得吧!他说:“她懂得看什么球?她看的是踢球男人!”
       我愣。男人看的是踢球,女人看的是被球踢。这个男人,至少在“世界杯”期间被出局了。在这里,性与体育成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可以没有国,但必须有人;人不需要政治,但必须生活;生活可以没有体育,但不能没有性。
      也许体育就是一种性?

                                                                                                     (本文为网易博客专栏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