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谈李白的《忆秦娥》  

2015-03-26 22:03:14|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到中国古典诗,特别是唐诗的时候,人们总是将唐诗与李白的名字联系在一起,李白不少的诗还被后人当成了词的格律,即词牌名,其中之一就是李白写的《忆秦娥》,也称《秦楼月》这首诗。李白的《忆秦娥》是最为脍炙人口的诗之一,后人填词的时候,其中之一就是用《忆秦娥》的格律,填写描写各种事物的词,这里就这个问题谈一些认识。

一、李白

 李白,也称太白(公元701——762年),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现在的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据说李白降生时,母亲梦见太白金星落入怀中,因而取字“太白”。大约五岁时,李白的家迁到了四川江油。

二十多岁时,李白出川游历。他慷慨自负,轻财好施,喜欢豪饮纵博,结交名流,一生游走江湖,创作了大量优秀诗篇,成为盛唐时期的最强音。李白的诗名满天下,他的诗想象力丰富,语言流畅自然,感情强烈豪迈,意境奇伟瑰丽,风格浪漫洒脱,有“诗仙”的美誉,李白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就,都是同他的努力分不开的。这就是说,少年时的李白凭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精神,阅读了大量书籍,为诗歌的创作打下坚实基础。

谈到少年时的李白凭着“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精神时,人们不禁想起了李白少年时不好好读书的故事。说的就是李白小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不努力学习,上课不认真听先生讲课,经常逃学。在古代,先生如何教育学生人们是十分清楚的。这就是如果学生不好好学习,不听先生的教诲,先生是要罚学生的。这种处罚表现在打手板、罚跪等。然而,这一切对于李白来说,根本不在乎,他照样不听先生的教诲,先生上课时,他跑出去玩。忽然有一天他逃学,到河边玩耍的时候,看见一位老婆婆正在专心致志地磨着一根铁杵。出于好奇,李白问老婆婆磨铁杵用来干什么?老婆婆的回答却出人意料,说她要将铁杵磨成一根绣花针。李白不解,对老婆婆说,那得需要多长时间呀!然而,老婆婆只说了一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正是这句话,使李白幡然醒悟,从此他便开始刻苦读书,最后成了一位伟大的诗人。

二、《忆秦娥》的注释

忆秦娥[唐]李白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忆秦娥》是李白写的一首千古绝唱的诗。在《忆秦娥》这首千古绝唱的诗中,诗人融凄怆与壮阔于一体,将离愁抒写得如此意蕴深远、气象雄浑而又凄婉动人,以至于后人将他这首诗作为词牌名进行填词的时候,使人们感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超过李白写的《忆秦娥》这首诗的境界。 谈了李白的《忆秦娥》这首诗之后,紧接着,我们从这几个方面谈《忆秦娥》这首诗。

1、《忆秦娥》中的名词解释

秦娥:指秦地女子,这里有一个典故,就是据传说先秦时期的泰国国君秦穆公的公主弄玉爱吹箫,长大成人后,嫁给了仙人萧史,后骑龙跨凤仙去。李白这首诗就是根据这个典故,开头就用了“箫声咽”这三个字。

箫:指的是一种竹制的管乐器。

咽:指的是呜咽,形容箫管吹出的曲调低沉而悲凉,呜呜咽咽如泣如诉。

梦断:指的是梦被打断,即梦醒。

柳色:指的是每年柳树叶子从春天到秋天的变化,直至冬天落叶,这里是指春天翠绿的柳叶。

灞陵:指的是今天陕西省西安市东,是汉文帝的陵墓所在地。当地有一座桥,是通往华北、东北和东南各地必经之处。《三辅黄图》卷六是这样写的:“文帝灞陵,在长安城东七十里……跨水作桥。汉人送客至此桥,折柳送别。”

伤别:指的是为别离而伤心。

乐游原:又叫“乐游园”,指的是长安东南郊,汉宣帝乐游苑的故址。这里地势高,可以远望,在唐代是游览之地。

清秋节:指的是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是当时人们重阳登高的节日。

咸阳古道:指的是长安道。咸阳就是秦都,在长安西北数百里,是汉唐时期由京城往西北从军、经商的要道,古咸阳在今陕西省咸阳市东二十里。唐朝时期,人们常以咸阳代指长安。所以,“咸阳古道”就被称为长安道。

音尘:一般来说是指车行走时发出的声音和扬起的尘士,这里指的消息是。

残照:指的是落日的光辉。

汉家:指的是汉朝。

陵阙:指的是皇帝的坟墓和宫殿。

2、《忆秦娥》的白话

我们可以从这两个方面将李白的这首诗直译为白话,这就是:

其   一

悲凉的箫声如泣如诉,凄清的月色若明若幽,秦地一女子在家中楼上睡觉,突然从梦中惊醒。每年春天,桥边茂密而翠绿的柳叶,都印染着灞桥上的凄怆离别。

萧瑟的秋天又到了,她在乐游原登楼远眺,看到的是通往咸阳的古路上车马稀落,音信全无。今天,在西风的残照下,只有那残破的汉室皇帝陵墓和宫阙。

其   二

玉箫的声音悲凉呜咽,秦地一女子从梦中惊醒时,秦家的楼上正挂着一弦明月。秦家楼上的下弦月,每一年桥边青青而茂密的柳叶,都印染着灞陵桥上的凄怆离别。

遥望乐游原上冷落凄凉的秋日佳节,通往咸阳的古路上音信早已断绝。西风轻拂着夕阳的光照,我们所看到的只有汉代留下的陵墓和宫阙。

3、从诗人的心理活动分析《忆秦娥》这首诗

箫声咽——就是随着一阵低沉哀婉的萧声飘来。

秦娥梦断秦楼月——就是一个秦地的女子被哀婉的萧声惊醒,起身来到窗前,看到外面的月色。这里我们要注意到本句中的潜台词,这就是“秦楼”二字。既然出现了“秦楼”二字,那么我们便不难看出主人公秦娥的身份。很明显,住在楼的女子应该是生活比较富裕的贵妇人。根据她的身份及此时此刻的行为,可以说这是一位在深闺中的妇人,而且此时此刻她是怀着心思的。我们再从诗开始营造的气氛看,这绝对不是在写喜剧类的诗,而是一种悲凄的心情。因此,这首诗的基本基调就在开篇中定了下来。

秦楼月,年年柳色,霸陵伤别——就是从秦地看天上的月色,再看每年柳叶的变化,想到了霸陵桥上离别的那一刻。如果我们将这三句同上面的两句连在一起便可以知道,是这位秦地女子在窗前思念远离家乡的丈夫。梦中可能是相会,也可能是别的,这里给了我们充分的想象空间,但又给前面的“梦断”做了一个合理的注脚。(至于想象什么就随你了,如或者是霸陵桥上的伤离别,或者是折柳枝定归期等,反正就是留有足够的空间凭人们自己去思考。)

乐游原上清秋节——就是到了九月初九重阳节,秦地的人们都来到乐游原上踏青。这时,这位日夜思念丈夫的秦地女子也来到了乐游原上。很明显,诗人在这里表现出了一种对场景和心理的描写。

咸阳古道音尘绝——这里要说明的是,假如我们把这个句子用问句的形式去理解,那么相对更容易体会诗人此时此刻描写的动因。因为首先我们可以确定,在这样的心态下,这位秦地女子是不可能来登高、游玩的。然而,由于她对丈夫的思念,就决定了她必然会来到这里。因此,这句便告诉我们,她此时此刻来到这里是想着让自己站的高一些,看远处是否有丈夫归来的身影。看到的结果如何呢?这就是音信全无,什么都没有,即“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这里要注意,这首诗在这里又重复了一个“音尘绝”,这就从语气上更加加重了这位秦地女子此时此刻内心孤苦的感觉。紧接着的两句就是在凛冽的西风中,残阳照耀着汉代十六座帝王的陵墓,及其汉室的皇宫。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说,这才是真正开始解释诗人所写的这首诗。

谈到上述分析,并且结合全篇来看,就是秦地这位女子在等待和期望的过程中,看到(或想到)西风残阳下的汉代帝王陵墓后,幡然醒悟了自己的错。实际上这首诗的开始,已经说出了她的家庭经济状况是不错的。在这样的家庭下,一般男子都是出去寻求功名,在古代,这种年轻夫妻的分别是多见的,秦地这位女子和她的丈夫正是如此。

 

 

我们可以这样说,在诗人的笔下,这位秦地女子开始送丈夫离别远行时虽然依依不舍,但是,此时此刻的她更多的是期望,就是期望着丈夫能得到功名,将来可以衣锦还乡。然而,年复一年的地等待,人渐渐老了,却没有等来团聚的时刻。当她所看到了那些帝王陵墓之后才明白,在历史上没有比这些帝王的功业更大的人了。而自己的丈夫出去这些年,他即使是最辉煌,最多也不过和这些帝王一样。这些帝王的结局是怎样呢?不过就是在残阳下的一座座陵墓而已。这里说明了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人都难免一死,那么对于这位秦地的女子来说,自己的丈夫出去可能有多种结局。至于这些,却不是我们所要思考的。但是,对于李白这首诗所描写的这位秦地女子来说,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却是在闺楼中度过的。也可以这样说,在诗人看来,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就是没有享受到夫妻团圆之乐,只有淡淡的伤感和离愁终日伴在身边。这时,又使我们想起了唐代另一位诗人王昌龄所写的《闺怨》这首诗。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说的就是闺阁里的少妇,不知道愁闷的滋味。春天,梳妆打扮好之后上翠楼去看风景。忽然看见野外杨柳青青,春意正浓。但是,自己却无人陪伴来欣赏这美丽的春景。这时才感到后悔,当初真不应该让自己的丈夫为了当官,离开家去参加征战。

当我们将李白的《忆秦娥》,与王昌龄的《闺怨》这两首诗进行对比后便可以发现,两首诗有着同工异曲之处。这种共同之处就在于,使人们感觉到十分凄凉罢了,实际上就是站在一个女子的角度来描写她的内心活动。

谈到这个问题后我们再回到《忆秦娥》这首诗便可以说,因为李白的这首诗是《忆秦娥》,因此,在这首诗中,秦地这位女子便是诗中的主人公,诗的一切都是围绕这位秦地女子而写的,其他所写的一切都是辅助的。说到底,这首诗的伟大之处就在于,用“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这样一个气势宏大的场景,来描写一个深闺女子内心的情感世界。

4、所进行的联想

谈了李白《忆秦娥》这首诗之后我们进行着这样的联想,就是我们还可以这样说,“西风残照,汉家陵阕”这八字写的是诗人的境界,容量极大,兴哀之感寓于其中。这八个字把悲与欢、聚与散、古与今、盛与衰……统统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去观照,油然生出的就是沉重的历史消亡感。可不是吗?回顾历史,我们所想到的就是荒凉的古战场,夕阳之中的万里长城,早已成为历史遗迹的皇宫……如今又都留下了什么呢? 这些在古诗,特别是在唐诗中都早已写出来了,似乎表现出李白等诗人具有着预见性,如除了李白《忆秦娥》中写的“西风残照,汉家陵阕”这十分经典的两句以外,还有“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除了苦苦凭吊一番,悲凉一番以外,谁也没有得出真正的结论。

这就是古今往来,世事浮沉,不知有多少繁华化为荒草?又有多少英名被时间湮没?“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人世间有数不尽的盛衰兴亡,有看不完的物是人非。盛衰荣辱,交替演变;悲欢离合,血乳混融。这时,谁又能分得清,谁又能辨得明呢?因此,与其说进行如此苦苦悲叹,倒不如饮浊酒一壶,在谈笑风生中,醉卧夕阳,这就是明代作家罗贯中在《三国演义》这部长篇小说的开头,所引用那个时代诗人杨慎填的一首叫做《临江仙》的词,这首词是这样填写的: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说的就是不要多长时间,现在的一切都会淹没在时间的汪洋里,为后人追怀。但是,我们拿什么作为他们追怀的资本呢?这就是只有把握现在,创造自己的辉煌,才能在历史的长河里掀起绚丽的浪花。该发生的注定要发生,该过去的注定要过去。惟有这生生不息的过程,惟有现在,才是真实的,最自然的,也是最美的,犹如眼前的杏花飘洒。这就是我们谈了李白《忆秦娥》这首诗之后进行的联想。 

三、所得到的启示

谈了李白的《忆秦娥》这首诗之后,使我们得到了这样的启示,就是文化的生命力在于必须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发展。回顾历史,我们可以这样说,律诗、绝句、排律,还有古风等,在唐朝可以说发展到了顶峰。当一个事物发展到顶峰之后意味着什么,人们是可想而知的,即走下跛路的开始。联系到格律诗也是如此,这就是今天在律诗、绝句、排律、古风方面,已经难以达到唐代那种水平。然而,事物又是不断发展的。律诗、绝句、排律、古风等,在唐朝发展到顶峰之后,进入到宋代,文化的又出现了一个新高峰,这就是词。实际上从唐朝开始,词的小溪已经在潺潺流淌(至于词词,我们甚至可以追溯到南北朝时期,词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了萌芽)。词经历了盛唐,又经过中唐,再到晚唐,便不断地发展。当进入到宋,词便发展成为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新高峰。这就是说,进入到宋代,词代表着这个时代文化的主流。当词在宋代发展到了顶峰之后,同样是意味着要从文化主流的位置上退下来,由一种新的文化取而代之,这就是曲在元代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曲实际上从唐朝时期已经有了萌芽,经过五代之后进入到宋,再经过从北宋到南宋(北宋时期虽然存在着宋与契丹族建立的辽对峙,南宋时期虽然存在着宋与女真族建立的金对峙),胡族(这时称为“鞑子”)与汉民族在文化上是不断地走向融合,其中之一就是胡族(鞑子)那种豪放的文化与中原文化的融合。再就是这个时候由于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有了基本保证的情况下,便更多地向精神生产活动方面发展,从而使精神生产活动渐进地走向大众化。精神生产活动走向大众化的标志之一,就是仿佛诗并不神秘,只要有阅读能力的人都会做诗。如何体现出一般的人都会做诗呢?这就是诗的不断大众化。进入到元代之后,曲成为了文化的主流(实际上作为宋代文化主流的词已经开始具有着诗走向大众化的萌芽)。当然,后来的明清小说,还有1919年的五四新文化之后出现的自由体诗,特别是今天意识流的诗走向普遍性的时候,精神生产活动就更进一步走向大众化。

谈到从诗到词,从词到曲,再发展到白话小说、自由体诗,一直到今天意识流的诗成为普遍状况后,我们所要说明的是,文化的生命力就在于必须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这里我们所谈的是诗的格律问题,这就是说,格律表现为二重性,一是体现出语言中的抑扬顿挫,使人们读古典诗的时候有一种美的感受;二是又不能受格律的限制。这里我们特别要说明的是,真正能流传千古的诗,几乎都很少受格律的限制。因为很明显,如果照着格律去写,就被框框束缚住了。

谈李白《忆秦娥》这首诗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李白当时写这首诗毫无疑问,是不存在用什么格律的,只是后人认为他这首诗写的非常好,因此,才将他这首诗作为了一种词牌名,并且将他的这首诗的平仄关系作为格律,然后照着这种格律来填反映各种事物的词。然而,时间一长,就使前人创作的诗成了后人写诗的一种格律,并且在很大程度成了束缚人们思想的一种框框。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到目前为止,数百种词牌名最初作为诗的时候是谈不上什么格律的。也许他是随口吟出来的,或者是随口唱出来的,正巧遇到了平仄分明,因此,这样的诗就是意境与不自觉形成的格律二者的统一。正是因为他的诗达到了这样高的境界,并且不自觉地体现出了格律,就被后人当成了一种词牌名,并且照着格律来填词。然而,我们要说明的是,前人随口吟出来,或者是唱出来的诗,后人将他的诗作为一种词牌名,然后再照着这种格律填词时,所填出来的词无论如何也达不到他所具有的那种意境。因为很明显,对于最初将作为诗的这种词牌名或者是随口吟出来的,或者是随口唱出来的时候,没有各种框框束缚的,就决定了做诗的人可以尽情地发挥,因此,才能达到很高的意境。当后人将他做的诗作为了格律,即词牌名之后,却受到了格律框框的束缚,因此,后人照这种格律填词的时候,很难达到创造这种词牌名的那个诗人的意境。以李白《忆秦娥》这首诗为例,这首诗作为了词牌名之后,后人照着这样的格律,是根本填不出具有那么高意境的词,这正是我们所要认识到的。这一切说到底,就是任何一种文化,要想使它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必须根据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地创新。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