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chen13105980620.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我十分强调自己的独立人格,对问题的探索有着自己的见解,对生活的态度积极。我的爱好是读书、游泳,业余爱好是做诗填词。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怪才宰相王安石:跟上司较劲  

2015-06-11 10:5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安石与韩琦可谓一对冤家。

王安石考中进士后,被授予签书淮南节度判官厅公事一职。这官职有点长,也有点绕,比照今天,大概相当于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地点在扬州,他的顶头上司正是扬州太守韩琦。

办公厅的工作事多杂乱,时间要求很严格,这对王安石来说很不适应。王安石的作息并不规律,他常常秉烛夜读,通宵达旦,睡觉起床便没了准儿。

他的一天比寻常人要长,往往要在第二天早上结束。天微微亮时,王安石会舒展一下筋骨,望望窗外,再揉揉酸胀的眼睛,然后叹一口气:“又一天过去了,时间可真快。”之后才回房睡觉,或者干脆靠在椅子上打个盹儿。

因为睡得晚,家人又不忍打搅,一觉醒来往往天光大亮临近上班时间。王安石平时就不修边幅,这个时间点儿自然更顾不上梳洗,也不吃饭,爬起来便往单位跑,最后仍难逃迟到的厄运。

迟到一两次还没什么,谁都有些大事小情,说清楚了就行了。可王安石总是迟到,也不向领导说明情况,来了就开始在办公室忙碌,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对他来说,这里跟家相比只是换了个地方,没啥本质区别。

这太守韩琦便有意见了,又见王安石一头乱发,睡眼惺忪,眼角还带着眼屎,臆测他昨晚一定是去了花街柳巷,纵情声色,而且还玩大发了,否则不会这副尊容。

韩琦欣赏王安石的才华,不想让他误了前程,便把叫来批评说

“你年纪轻轻便考中了进士,又被朝廷委任要职,可谓少年得志,万不可因此为傲,放纵了自己。趁着年轻还是多读点书,别让那些花花绿绿的事耽误了将来的前程。”

王安石知道韩琦误会了,自己寒灯苦读,比别人用功一百倍,最后却落个这印象,心里翻江倒海,拗脾气也上来了,心想你也不调查研究就妄下结论,怎么当的领导!你爱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嘴上并不解释,只含混说了句

“下官知道了。”

“好,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韩琦以为坐实了判断,继续教诲,“好好做学问,你底子好,老夫还是看好你的。”

此后王安石依然我行我素,晚上还是看书到深夜,上班还是迟到,也还是那一副让人添堵的埋汰样儿。韩琦为此又说过他几回,王安石仍不加解释,嘴上答应的挺好,可就是不改。看来韩琦如果想了解自己就一定能了解不想了解话说什么也没用争取来的东西也没意思,索性由他去了。

韩琦对王安石终于失去了信心,有次和僚属谈话,说到了王安石,竟然起身怒吼:

“这个王安石简直不可救药了。”

后来韩琦到底还是了解了实情,知道王安石并未花天酒地而是每晚用功读书,就又把他叫来,语重心长地说:

“读书是好事,但也不能不注重仪表。仪表体现着一个人的精神风貌,你年纪轻轻就这样懒散,将来很难成大事。”

可不管怎么说王安石就是改不了。光邋遢也就算了,王安石还有个小个性,说话很直,凡事好认个理儿,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也不照顾上司的颜面,有好几次为工作上的事和韩琦争了个面红耳赤。之后韩琦就大撒手,不再说他,也不给他安排具体工作,反正他是来镀金的,期满后还要回京重新分配,犯不上。

因为王安石强硬的处事风格和怪异的言谈举止韩琦最初的那点好印象早已荡然无存,甚至对王安石的学问也嗤之以鼻。王安石走后,有个朋友给韩琦来了封信,里面用了好多生僻的古字,韩琦拿着它端详许久,然后传给僚属们看,说:

“这信看起来真费劲,可惜王安石不在这了,否则可以让他来识别一番,他最擅长这个。”

那言外之意王安石除了认识几个没用的生僻字,此外别无长处

这俩人怎么说呢,简直八字不合

 

不管韩琦对王安石怎么误解,如何地不屑,王安石学问是假不了的。随着用功日久,王安石的诗文精进,在北宋文坛上崭露锋芒,一时无两,韩琦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几次派人捎信给王安石,想叙叙旧,甚至还表达了要将其收归门下加以提携意思。

老上司的官越做越大主动伸出橄榄枝,王安石如果接住了,前途自是一片光明。结果王安石并不买账,也不借机拉近关系,始终与其相当疏远。

 

二十年后,王安石在京出任知制诰,纠察在京刑狱,与已是宰相的韩琦再次发生激烈冲突。

知制诰的办公地点在舍人院,当时有诏令规定:舍人院不得申请删改皇帝的诏书文字。也就是说,王安石这个负责给皇帝起草诏书的知制诰,只有如实录写的份,不能提出任何意见,跟个打字员差不多。

王安石觉得这样规定不合理,便上书仁宗,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话说得很直白:

“如果这样的话,那舍人院就无法履行职责,只能听任大臣们为所欲为了。皇帝的诏书多是大臣们的意见,这些人如果懦弱,就无法担起责任,如果别有用心,又会假借皇帝之名来实现不可告人的目的,别人还无法反对,弊端很多,想想都后怕。”

王安石对事不对人,但这些话句句砸在宰相韩琦的心坎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这个王安石总喜欢跟我作对。”像吃了苍蝇一般心堵王安石纠察鹌鹑一案时韩琦便毫不犹豫地站了开封府一边,令王安石孤掌难鸣

 

熙宁变法之初,由于许多地方走了样,不但没给百姓带来好处,还出现了诸多坑害百姓的现象。已改任河北安抚使的韩琦上书神宗,反对新法,将矛头指向王安石,二人再次火热交锋。

不过王安石对韩琦有意见,针对的都是工作作风和执政理念,并非针对其本人。韩琦三朝为相,为人耿介,王安石还是很敬重的,每次评论历年宰相,他都把韩琦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说他“德量才智,心期高远”,是个出类拔萃的好官。

韩琦死后,王安石为他写了两首挽词,其一首联云:“心期自与众人殊,骨相知非浅丈夫。”其二尾联云:“幕府少年今白发,伤心无路送灵輀。”对这位老上司还是很怀念的。

节选自《怪才宰相王安石》(中华书局)

怪才宰相王安石:跟上司较劲 - 路卫兵 - 路卫兵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